少女俱乐部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少女俱乐部

  原作:林真

  少女俱乐部(1)

  ※※※※※※※※※※※※※※※※※※※※※※※※※※※※※※※※※※※※

  警告!本文情节太过暴力,而且匪夷所思,未满廿一岁者、心智不够稳定者、高血压、低血糖者切勿阅读观看!情节纯属虚构,切勿在家随意模仿,後果极其严重!

  ※※※※※※※※※※※※※※※※※※※※※※※※※※※※※※※※※※※※

  又是一个平凡的夏日下午。秘密工作室总部会议室,里面坐着各地精心选拔出来的对女性身体非常有研究的行刑专家。他们是:曾经参加枪决“六魔女”的苏炳、在日本的“樱花落瑛”行动中负责枪杀高中校花的枪手梁文、有“少女快感升级王”之称的李强。再加上负责人张正和钟东。

  白夜从後面的门笑咪咪地走出来。

  「诸位,现在我向大家介绍王兵的特种武器总监白夜!」

  苏炳一听,兴奋得不得了,马上问:「有样品没有?给我们试一下?」

  白夜说:「我一出现,当然是有样本招待诸位的啦!这个虚拟空间,就先让苏炳兄弟试一下好不好?」

  苏炳高兴极了:「要我脱光衣服的吗?」

  「随便吧。」

  苏炳说:「就玩一下而已,哪能就那麽容易丢的,上次我打六魔女的时候,那个妞那麽水灵我都忍得住,难道这个更厉害吗?不脱!」

  大家进了行刑室,才发现原来像一个演播室,有舞台的,枪口不知道怎麽样安排。苏炳到了他的地下独立间,发现很窄小,但舞台上面的情形一眼可以看得很清楚的。枪是一枝很趁手的自动手枪,不怎麽要瞄准,旁边有各种子弹供选择,而且还有一个小荧光幕报告被害人的情形。

  门开了,进来一个苗条纤细腰枝、披肩发的少女,穿黄色的衬衣,很短的少女装牛仔短裤,两条白暂的长腿非常动人。然後,又进来一个同样衣着的少女,这一个腰枝没有前一个那麽纤细,但非常结实,她是马尾辫的。她们走到舞台当中开始活动身体。门又开了,又进来一个少女,穿浅紫色的衬衣和少女牛仔短裤,长长的头发,也在活动四肢了。在苏炳的目瞪口呆之下,又进来一个少女,穿绿色的少女背心装和白色的牛仔短裤。最後进来的是一个眼睛大大,胖胖的少女,穿黄色的少女背心装和蓝色的牛仔短裤,双辫的。

  苏炳叫:「哇哇,那麽多,怎麽打呀?」

  白夜笑:「她们祇是出来转一圈,让你有机会选择打她们的次序嘛,等一下是一个一个出来的。」

  苏炳奇怪地说:「哈,这些小妞怎麽那麽听话?」他看了一眼荧屏,少女们的情形都已经展示出来了:

  钱丝湄:16岁这个就是那个披肩发的女孩。赵宁:16岁马尾辫的女孩原冶琴:17岁紫色衣服的女孩范莹莹:17岁绿色少女背心装的女孩林婕:18岁黄色少女背心装的女孩

  白夜说:「这些女孩都是自杀俱乐部的会员,她们本来就不想活了,知道她们会死得很舒服,都挺高兴的呢!」

  「那她们知道会怎麽死吗?」

  「当然知道啦,如果不愿意这样死,她们是不会穿这样的衣服的。」

  苏炳还在自言自语:「奇怪,那麽好看的妞为什麽要自杀呢?白夜,可以让她们全部都出来让我一个个打吗?我喜欢看她们看见同伴中弹的时候的样子。」

  「我问一下。」白夜打开了对讲机,大家在萤幕上面看到房间里面坐着五个少女,都望着屏幕。「妳们愿意全部出来被杀吗?」

  少女们互相望了一下。赵宁说:「我们一起中弹吗?」

  「不,一个个。」

  原冶琴说:「那,谁先死呀?」

  「妳们是不知道的。」

  钱丝湄说:「我可不想让人看见我死的样子,好难看的!」

  其他少女都点头赞成。林婕看起来像一个成熟稳重的姑娘,她说:「还是一个个出来吧,如果我们看着同伴被杀死,好残忍好害怕的!还有,杀我们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少女们都掩着嘴笑起来。原冶琴是一个快嘴的少女,她拍了林婕一下,说:「还用问?打我们那里,女的会那麽变态吗?」

  林婕说:「我是担心,如果是男的打,可能就没有那麽准,那我们就会比较痛苦了。」

  赵宁说:「嘻,把妳的胸挺高一点,谁都打得中啦!」

  原冶琴说:「林婕那麽好的曲线,不用挺胸啦!如果妳们谁想打下面的,把腿分开一点,就容易打中了嘛。」

  钱丝湄瞪了冶琴一眼:「不害羞,亏妳说得出口!」

  范莹莹一直没有说话。她是一个梳了日本少女短发装的少女,有着雾一样忧郁的眼神,茁壮的身体,微微鼓起的少女酥胸,黑实的双腿。她有着很迷人的圆脸和长长的睫毛。她抬了抬头,说:「我先死好吗?我真是多呆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她的眼泪慢慢地淌了出来。

  苏炳看着这个诡异的情形,真是很想问一下为什麽她如此对生命不留恋,但他知道问是多馀的,拿起枪,就随便塞了一个梭子进去。

  白夜就说:「好,范莹莹,妳第一个吧。谁想第二?」

  原冶琴和赵宁同时说:「我!」

  苏炳想不到原冶琴那样活泼开朗的少女居然也那麽急於结束自己的生命。

  原冶琴看见赵宁跟自己一起说,笑了,「好了,好了,我让妳先吧!」

  赵宁也是一个开朗的少女,她拉着原冶琴的手,就说:「一齐吧,好不好?」

  冶琴用力点了点头,「好,一齐,也没那麽寂寞!」

  林婕用手把辫子拨到前面,说:「那,我就跟着妳们吧,丝湄,妳最後死,那就谁都看不见妳的样子了。」

  丝湄点了点头,哽噎着趴到林婕身上,拍了拍她。

  范莹莹站了起来,跟房间里面每一个少女都拥抱了一下告别,然後走了出来。

  苏炳看着站在舞台的墙边的少女。其实范莹莹不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但她的身材很好,运动的缘故使得她显得非常动人,有着很诱人的身体,非常结实。她双腿微微分开,看着台下,一双如怨如诉的眼睛,等着枪响。

  苏炳把瞄准的红点对准姑娘的少女牛仔短裤的裆部那个记号,扣下扳机。

  “啾啾!”

  「啊哟!死罗好肉酸哟!」姑娘惨叫了一声,身一震,双手立即捂住了阴部然後踉跄着倒退了两步,臀部死死地贴住墙,她抬起头,咬住嘴唇,殷红的鲜血顺着姑娘的指缝汨汨地流出来,顺修长的大腿流了下来。她祇觉得一阵活泼的热流从少女那最羞臊的地方飞溅而出,那十分舒服的快美感荡漾着她的心房,然後像潮水一样快美地涌上她的全身!她全身酥软,双腿不由自主地弯曲,她抽搐着,呻吟着,慢慢地顺着墙坐在了地上,然後倒在地上蹬踢着挣扎。苏炳同时也感受到少女那种非常撩人的快感,他没有再补枪,只是舒服地享受那天翻地覆一样的快美感。

  原冶琴和赵宁出来的时候,范莹莹还在地上扭动着挣扎,鲜血把她的白色牛仔短裤都染红了。她们跑到莹莹的身边,赵宁抱起莹莹的头,莹莹抬起被眼泪模糊的双眼,望了她们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麽,但没有说出来,吐出一口气,茁壮的双腿一蹬便全身发硬不动了。

  原冶琴和赵宁互相望了一眼,站了起来。原冶琴悄悄地跟赵宁说:「妳贴在我的後面,左胸靠着我的身体,我挺起胸,他一定会先射我的胸的,那我们两个就可以同时中弹了,再打我们下面都不会那麽羞了。妳愿意给他打左胸吗?」

  赵宁就说:「哼,让他打烂吧,反正都是死,管不了那麽多了。不过冶琴,妳的魔术胸罩把妳的胸挤得那麽挺拔结实,让他打,不是有点可惜吗?」

  冶琴道:「我宁愿给他们打胸啦,都不知道打下面的感觉会怎麽样的,如果很痛就惨了。」

  赵宁道:「看莹莹的样子又不像是很痛的样子。」

  苏炳看见她们两个在说悄悄话,没有站好,就从喇叭里面对她们说:「妳们想怎麽样站呀,还是想坐着呀?小妹妹?」

  冶琴朝枪眼瞪了一眼,「呸,急什麽!」

  赵宁站在冶琴的後面,露出大半个身体,她双手搂着冶琴的纤腰,把身体贴在冶琴的背後。冶琴挺起胸,分开了双腿,抬起头,把长发甩到後面,「打吧!」

  苏炳隐约看到冶琴的胸罩是颈式吊带的。只有魔术胸罩是颈式吊带的,但一般妙龄少女是不戴魔术胸罩的,所以苏炳对冶琴那挺得高高的,鼓鼓结实的少女胸脯不是很有把握,如果冶琴是超过20岁的少女,打中乳头的把握就很大了,但她是17岁的少女,戴这种胸罩,实在不好掌握。苏炳凭着多年射杀少女的经验,姑且一试吧!他瞄准了冶琴的右乳房隆起最丰满的地方,看见赵宁紧紧搂着冶琴的腰,一张俏脸贴在冶琴的脸旁边笑嘻嘻地不知道跟她说什麽。他咬了咬牙,「哭吧!美女!」

  原冶琴感觉到赵宁年轻的,软绵绵的十六岁少女的乳房紧贴在自己的背後,感觉有点怪怪的,而柔软的双臂也正环绕在自己的腰上面,听见赵宁在自己耳边悄悄地说:「坏了,我忘记去厕所了,等一下他打我小便就惨了。」从她的小嘴发出来的风吹得耳朵痒痒的。冶琴刚想回答,枪声就响了。

  “噗!”第一颗子弹没有打中冶琴的右乳头,而是偏下了一点点,从乳晕钻了进去姑娘的乳房最饱满的地方,射穿了少女的身体以後又钻透了赵宁紧贴着冶琴身体的左乳房。两个少女的乳部先後喷出了两朵血花。几乎是同时,冶琴和赵宁都喊了一声:「哎唷!哎呀!」

  “噗!”又是一颗子弹在少女右乳房鼓鼓地胀起的地方钻出了一朵血花,这次因为冶琴在第一枪中弹以後全身颤抖了一下,所以子弹是穿透了她的右乳房,而没有打中乳头。冶琴觉得右乳一热,然後是狠狠地被什麽一撞,眼前金星乱冒,而身後的赵宁抱住自己的双手也同时一紧,全身一抖,她知道赵宁也中弹了。忍不住喊了一声以後却觉得右乳又是一热一震,另一颗子弹又打中她了。她的左手一下就捂住了右乳的伤口,她的喉咙一甜,吐血了。而赵宁却没有放开她,只是全身更紧地贴住了自己的身体,头则垂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全身发软,但却没有倒下,因为赵宁全身的重量在支撑着她。

  冶琴觉得一阵特别的性感滋味直冲到阴部,原来女孩子的乳房中弹是这样羞涩的!那种奇怪的性痛苦像扭动着她的右乳,使她不禁仰起头呻吟,心里一个劲地想着:就这样死了吗?就这样死了吗?!。肩膀上面有一股热流,她知道是赵宁也吐血了。赵宁喃喃地在她耳边说:「啊,死罗,好奇怪……」

  林婕等了好一会,才叫她出来。像所有发育到高峰年华的少女一样,她胖胖的身体到处洋溢着青春女性的丰韵。在少女背心装下面,林婕十八岁的乳房发育得鼓鼓的,像在尽力挣脱吊带式少女乳罩的束缚,而宽宽的臀部,紧紧地包裹着的少女式牛仔短裤则尽情地显露出少女结实修长的双腿。虽然她是几个少女之中最成熟老练的一个,但她俏丽的圆圆苹果脸和双辫则仍然反映出她调皮活泼的一面。她一看见躺在地上的几个少女的尸体,就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麽了,她是一个很怕痛的女孩子,她不想像前面几个女孩子那样中弹以後倒下的时候跌痛自己,她於是作了个决定。

  林婕出来以後,就坐在舞台上。「我坐着死可以吗?我会分开腿让你打的。」

  她双手叉在身体後面,挺起身体,分开一双长腿,仰起头,闭上了眼,咬住嘴唇,等待着,她尽力感觉着阴部摩擦着内裤的那张开的滋味,一切即将结束。

  少女是很少用这种姿势让人射击自己的阴部的,因为对于妙龄少女来说,这种姿势非常的侮辱。然而,这种姿势把女性外生殖部的前庭全部暴露在枪口下,子弹可以非常精确地撕开阴唇,射入阴道,打中阴蒂和尿道,带给受刑的少女最大的快美享受。同时,中弹以後,少女无须考虑倒下的时候会不会痛,可以马上倒在地上挣扎着享受那极为激烈的快美高潮。

  苏炳虽然刚刚射完精,看见林婕这样大胆诱人的姿势,马上又硬了。他想,好呀,既然妳喜欢,那我也不能辜负妳!他端平了枪,瞄准了姑娘分得开开的牛仔短裤裆部,说了一声:「长腿姐姐,舒服吧!」就扣下了扳机。

  枪声连续地响了三声。第一枪从林婕的阴道口射了进去,第二枪上一点射穿了她台状的女性尿道口,第三枪才打在快感电源阴蒂上。三股殷红的少女的鲜血从少女阴部的三个地方喷了出来,像三股小喷泉一样。死亡终於带给了这个大姑娘。

  钱丝湄进来了。她看见刚才被枪杀的少女的尸体仍然还躺在舞台上:范莹莹靠在墙边,双手还仍然紧捂着阴部中弹的地方,赵宁的头枕在原冶琴的胸脯上,她的左乳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而她的牛仔短裤也是浸在一滩血尿之中。原冶琴的左手搭在赵宁的大腿上,右手捂着牛仔短裤的伤口,她的隆起结实的乳部的弹孔还在流血,她的双眼是张开的。林婕全身是血,倒在舞台边,少女背心装已经被血染红了,而她的少女牛仔短裤的阴部也是一片血染成的红色,在她修长的双腿上面都有一滩滩的流下来的血迹。

  钱丝湄有点害怕了,她颤抖着说:「现在要怎样啊?」

  白夜对苏炳说:「这个妞不错吧?送给你?」

  苏炳大喜,刚才林婕死得太快,精还没有来得及射她就死了,正想发泄呢。他便对着喇叭说:「贴到墙上去,挺起胸。」

  丝湄顺从地跨过范莹莹的尸体,站到墙边,贴着墙,挺起了胸,心里面在想:「不害羞的,一定是要打人家的胸了,真难为情!」她闭上了双眼,等待着羞辱。

  “啪!”枪响了!丝湄全身一震,终於轮到她中弹了!她的左乳房膨隆的地方在乳头部位冒出了一股血柱,她全身一紧,贴紧在墙上,喊了一声:「哎呀!打人家女孩子的胸都有的!」她咬着嘴唇,婉转娥眉,双手交叉,按住刚开始发育的柔软的乳房,抽搐着挣扎。她毕竟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很快就全身在这特别的乳部中弹巨痛中投降,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扭动着挣扎了。

  等苏炳出来,大家都等在那里,也看到了这几个少女被枪杀的情形了。苏炳兴奋地说:「啊,真是舒服啊,如果那些妙龄小姐也让我这样干,就好了。」

  白夜说:「不止呢!你不需要干半死的,你可以玩新鲜的!她们喝了迷药之後就可以任你摆布了!」

  众人都十分欢欣。

  

  少女俱乐部(2)

  白夜说:「现在带你们去参观自杀俱乐部的少女生产线。」

  梁文说:「少女生产线?什麽意思?」

  白夜说:「这是最刺激的地方!你们可以看到美丽的少女怎样由活生生的美貌佳人变成罐头的。」

  李强吓了一跳:「不要告诉我,你们在做人肉罐头!」

  白夜说:「你真聪明,居然说对了!怎麽?你们如果谁没有胆量去看,就回去吧?」

  苏炳说:「回去?那麽好的开眼界机会,你叫我回去?」

  钟东想的是管理问题。「她们知道自己要进入生产线吗?」

  「多数是知道的,而且因为是每天晚上用玩游戏的方式决定,所以特别的刺激呀!当然也有不知道的,但她们直到死那一刻,都是极度的欢娱的!」

  众人的好奇心一下被提起。跟着白夜进了他的礼车,汽车无声地驶了出去。

  这里跟一般的俱乐部没有什麽两样,除了全部都是穿得很性感的少女之外。酒吧的侍者是英俊的青年,坐在酒吧喝东西的少女并不多,但跟侍者讲话的就很多。在一张大餐桌上面,放满了很多食物,山珍海味,水陆杂陈。另外一个角落是坐着一些女孩子在吃喝。当中是一个卡拉OK台,旋转灯在变幻色彩,一个女孩子正在唱着一首哀怨的情歌。

  苏炳一行人进入房间,虽然他们是这里少见的男人,但少女们好像并没有十分注意到他们。

  张正有点奇怪:「为什麽她们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们的?」

  白夜说:「她们心里都很紧张的,因为不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被选中呀?」

  白夜推开一个门:「好啦,从这里看下去,是我们的生产线的第一道工序!」

  从一个像是观察外科手术的半斜面的玻璃房间看进去,里面有一个传送带,上面有几个像是过山车用来固定身体的皮带和保险栏,旁边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难以描述的闪闪发亮的机器。白夜说:「这是脱衣间,先在这里把准备处理的姑娘的衣服脱掉。当然是用机器来脱的啦!」

  他们继续往前走,顺着传送皮带来到一个金属柜子旁边,在玻璃板外面可以看到金属柜子里面的情形,下面有一个水槽,前後左右都有很多个喷头,有带胶管的,也有不带胶管的,还有旋转扫,有点像自动洗车的房间。白夜说:「这个是自动清洁室,可以把姑娘里外都初步洗乾净。在这里,大部份女孩子都会在强烈的水刺激下达到一次以上的高潮的。过了红外灯烘乾室以後,姑娘们可以选择穿上衣服或者仍然是裸体来接受处死。」

  自动步梯一直向前,平的传送带忽然变成两部份,一部份向上弯曲,一部份仍然留在平地。同时,还有一个萤幕,下面有一些按钮。

  白夜说:「这里是选择室了,被处理的女孩在这里选择她们在下一个行刑室里面用什麽办法被处死。如果她们不愿选择或按其中一个按钮,电脑会随机自动帮她们选的。每一种办法都有详细的解说以使她们选出最符合她们要求的一种死法。选好了以後,在经过下面那个门的时候,就会按照不同的死法把她们固定起来,以防止她们在最後关头害怕而挣扎逃跑。」

  自动步梯过了选择门以後,分成了四条路,分别通往四个观察厅。

  白夜介绍说:「好,这里就是行刑室了,这里看不见的,要进去才能看到行刑室里面的情形。过了这个室,从那边传送带出来的女孩就已经是尸体了,可能有一些选择某种死法的,比较强壮的姑娘还没有断气,仍然会抽搐,但是到了下一个房间,自动清洁二室的时候,她们绝对是尸体的,从没有活人到过那里的。在那里,机器会处理姑娘们。首先是把她们的阴毛全部剃乾净,然後是把她们的肚子剖开,让所有内脏都清理出来,把她们的身体再清洗乾净一次,然後,就吊在钩上面送到肉类室。在肉类室,机器会按照每一个少女身体不同部位的肉的质量切割好,按不同的部位送到不同的罐头生产线去生产成罐头。」

  一盏紫色的灯开始发出一闪一闪的光芒。

  白夜说:「抽签开始了,我们回去大厅吧!」

  苏炳想起一个问题:「那些女孩子在生产线里面能看到外面吗?」

  「当然!」白夜乾脆地答道。

  李晓妍在转来这个寄宿的女中的时候,并不知道「自杀俱乐部」的存在。她在感受到学业的极重压力以後,开始後悔为什麽会听从後父的命令,转学来到这个恐怖的教会学校读书。隔壁房间的余诗颐是一个看起来发育得很匀称成熟的少女,整天都是挺开心的样子,从来没有为功课的事情烦恼过。这是怎麽回事呢?这天下午,余诗颐跟往常一样下了课就换了运动衣蹦蹦跳跳地跑出去操场玩。晓妍换上白色的网球裙,准备也出去打一下网球,因为她知道好朋友林爱妲一定在球场上面的。经过诗颐的门前,晓妍用手一推,竟然可以推开。她好奇地进去,想看看为什麽诗颐可以经常都那麽快乐。

  诗颐的书桌上面放着一个文件夹。晓妍顺手打开一看,她呆住了。印刷精美的彩色的画册原来都是一个个少女怎样通过一个杀人生产线被处死然後被制成罐头的。本来是挺恐怖的场景,但晓妍竟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下身慢慢地腾起,她知道这种感觉,因为她发现这种感觉才不到一个月,曾经为了这种非常羞臊的挺女性化的特别感受而偷偷地脸红过,而且很是自责过,但现在不知道怎麽的又出现了,完全是因为画册的描写所引起的。

  有一幅图片讲的是一个少女被绑成一种非常羞涩的样子,然後水柱扫向她的全身,有一种特别设计的喷头用特别的水柱专门喷射她的阴蒂和阴唇的部位,光看这个描述就已经使晓妍下身抖得厉害而且不断洋溢甜美的潮热了。

  另外一幅图片是介绍这套新进口的“美能达81D”生产线,其中的脱衣环节专门是用来自动脱现在最流行的少女的服装的,然後,晓妍可以看到冲洗的环节,她很清楚那些奇怪的喷头会对一个少女的身体造成怎样的感觉,她呻吟了一声,几乎忍不住要达到高潮。

  晓妍想,行刑室里面处死少女的画面一定非常血腥,她不敢看,但实在忍不住,终於她掀开了下一页。

  下面的一页是介绍最早期的“美能达59A”的处决环节。其实那是根据屠宰场屠牛的生产线的机器改装的。把少女裸体固定在一个弓形的框架上面,充分体现出少女的腰臀曲线和乳房的曲线,双手分开向後固定,有两个电动挤奶器挤捏她的双乳,然後有一个电棒从阴道插入,发出电流刺激阴道和阴蒂,以使少女达到多次高潮。

  其实在屠牛的时候,这个电棒是用来使牛镇定而且使肉不会发紧。同时,电棒的刺激也使牛排空膀胱里面的尿。改装以後,电棒是用来使少女在不断的高潮以後使全身的肌肉更结实好吃,而在高潮结束以後的全身的放松也比较彻底,当然,同样的也会使少女把尿全部泄出来的。这样就不会因为少女在死亡以後因为尿酸的在肌肉里面的积累而使肉有一种臊味。行刑人在看到少女的高潮挣扎告一段落的时候,就按下一个按钮,从少女的颈勃旁边会出现一把转动的利刀,一下就把她的颈动脉切断,血通过旁边的收血管取走。通常少女蹬几下腿就咽气。

  晓妍仍然没有看到“美能达81D”是怎样处决女孩的,所以她又翻了一页。

  下面是介绍“美能达61”系列,这种系列仍然改动不是很多,但已经不会那麽残忍地用刀子来捅死受害的女孩子了。这种系列会用一根管子使用足以让少女欲仙欲死的电流一边刺激着一边从女孩的阴道捅进去,由於极度舒服,少女都会忍不住挺起和收缩身体让阴蒂尽量摩擦管子,而每一次的身体伸缩,就使管子捅深一点,在高潮产生的一刹那,身体会强烈地一缩,发动管子尖端的机关,一声枪响,子弹打穿心脏,姑娘几乎是立即断气的。

  晓妍看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忍不住爆发了一次高潮,内裤的裆部都湿透了。她红着脸想:怎麽这样不害羞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的?好奇心促使她又翻开下一页。

  从“美能达70B”系列开始,已经发现用特别的子弹直接射进少女的乳房或阴部可以使她们在最舒服的高潮之中死亡,问题是什麽时候射。前面的机器使用电棒或者管子捅进处决的女孩子的阴道,但被杀的大部份女孩子都是处女,在捅穿她们的处女膜的时候,她们都感觉到疼痛,使快美感大打折扣的。但从这个系列开始,不会破坏她们的处女膜,可以让她们尽情享受着死去。

  晓妍看到一个胖胖的,挺俏丽的姑娘张大着嘴挣扎着,而小子弹刚刚从她的尿道外口射了进去。她不由得把手伸到自己的裆部感觉一下阴部被子弹打中的据说那样快美的感觉。

  「妳在干什麽?!」身後一声惊叫!

  「唉呀!」晓妍吓了一大跳,原来是诗颐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回来了!

  「妳……妳竟然偷看我的东西!」诗颐满脸通红,慢慢地又开始发白了。

  晓妍手足无措,「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她吓得半死,哪里讲得出话来!

  

  少女俱乐部(3)

  诗颐把门关上,笑咪咪地搂住晓妍,她看见晓妍脸颊潮红,就已经知道五分了。她悄悄地说:「妳很喜欢里面的东西,是不是?」

  「我……」晓妍还来不及回答。

  诗颐却突然把手一撩晓妍的网球短裙,一下子就按到了她的单车裤的裆部。「嘻嘻,湿了,可别瞒我哦!」

  晓妍羞得满脸红晕,把诗颐的手摔开,「妳,没羞!」

  诗颐说:「妳是不是也很想享受一下那些“美能达”机器的滋味呀?」

  晓妍说:「哇,不要说享受了,看到都让我冲动得半死了!」

  「那就加入我们的自杀俱乐部吧!」

  「自杀俱乐部?是什麽呀?」

  诗颐说:「这个俱乐部都是一些功课压力或者是生活压力太重,对生命没有什麽留恋的女孩子组成的,俱乐部的主办人就用这个生产线帮助我们以女性最舒服的办法来结束生命的,很多人反正都是要自杀的,割腕、跳楼、吸煤气,多辛苦,还不如享受一下这些新玩意,而且也能死。」

  「死呀?!」晓妍没有认真想过自己脱离生活的无趣其实就是放弃生命。

  诗颐说:「傻妹妹,死有什麽可怕的?妳不是从死那里来的吗?妳想一想,妳长得那麽好看,可是过了二十年以後,妳的样子会变成什麽样?被妳的老公、儿女折磨成一个黄脸婆,然後再过二十年,还有现在少女的光彩了吗?看到妳老态龙锺的样子,妳会高兴吗?如果妳现在在最漂亮的时候死了,享受过少女能享受的一切,在最舒服的时候解脱,然後重新出生。妳可能再次很快地成为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也可能成为一个妳一直觉得羡慕的男人,不是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吗?」

  晓妍想了一下「那,怎麽才能加入这个俱乐部呀?」

  「下个星期六下午我们就有一个聚会了,我带妳去吧。妳绝对没有办法想像得到当抽签的时候是多麽的刺激,很多参加抽签的女孩在还没有叫到名字之前就爆发好几次高潮的!」

  「那,有可能抽到我吗?」

  「当然啦,如果妳不想死,参加自杀俱乐部干什麽?如果妳想自杀,当然是希望越早死就越好啦!」

  「如果没有抽中呢?」

  「嘿,我已经参加了五次了,都没有抽中我。所以现在我的生命都是捡来的,每一天都是上帝让我多活的,多幸运呀!如果没有抽中妳,妳就可以参观处决被抽中的姑娘在生产线上面的情形,当她们被制成罐头以後,妳还可以参加晚会品尝她们的味道呢。」

  「哇,真是刺激,想到我都几乎是忍不住高潮的!」

  「嘻嘻,我第一次看见妳,就知道妳是属於很容易动情那种女孩了。」诗颐满足地说。

  「我们的同学里面有人加入了俱乐部的吗?」晓妍问。

  「哇哇!原来是这样呀,我真希望也能看一下银卡的会员是怎麽被处决的,我不太相信子弹打中乳房和阴部会觉得舒服呢。」

  「那明天下午我就带妳入会,然後我们星期六下午再去看银卡会员聚会吧!」

  「真的?那麽快呀!」

  「嘿,听说这次有挺多人被选择的呢!因为传说担任行刑人的是梁文和苏炳呀!这两个人据说对我们女孩子的身体很有研究,枪杀女孩的时候可以把她打得极度快美呢!」

  晓妍满脸飞红,她啐了一口,「哼,这两个人一定是一个大色狼!」

  星期六,晓妍跟着诗颐到了一个商场旁边,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过来,两个少女上了车。开车的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留着披肩长发的苗条的女郎,穿着朴素的半腰的牛仔外套和牛仔裙,薄薄的黑色的袜裤和松糕鞋。

  「诗颐,这就是妳介绍来的新人呀?」女郎一边开车一边笑咪咪地说。

  「对呀,我来介绍一下吧。这是李晓妍,跟我同班的。这是夏萌,俱乐部的行政主任。」

  「哗,妳那麽年轻就当行政主任呀?」晓妍挺羡慕的。

  夏萌拨了一下头发,笑笑说:「不年轻了,已经读大学三年级了,明年就毕业啦!」

  「妳在这里工作,常常看见女孩子被处决,不害怕吗?」晓妍问。

  夏萌回答说:「嘻嘻,害怕的岁数已经过啦!妳知道吗,我也是金卡会员呢!就是我的运气不好,老是没有抽中我,我是十七岁入会的,现在已经二十岁了,明年生日我就会自动转为银卡会员,如果今年还抽不中我的话。」

  晓妍吓了一大跳,她盯着夏萌看了好久,才呼出一口气,说:「哗,原来……那妳……跟妳一起入会的人还有谁在呀?」

  夏萌叹了一口气说:「没有了,全死了,祇剩我一个。想起这个就不想活,我一个好朋友都没有了,我亲口吃她们的肉的……真不想转成银卡会员,像罪犯那样给人打死。」

  晓妍说:「为什麽明年妳会转成银卡?」

  夏萌说:「金卡年龄最大的祇能是二十岁,因为如果超过了,肉里面会增加很多激素,罐头的肉的质量就不能保证了,不嫩了嘛。银卡到了二十二岁,也必须停止了,因为年纪大了,大概就不想自杀了,而且给子弹打中也不会很快美了。」

  「原来是那样!那如果一直抽不中我,以後我也要转成银卡呀?」诗颐担心地说。

  「嘻嘻,妳放心吧,一定会很快就抽中妳的,妳才十六岁,妳的肉一定是很嫩的!」夏萌一拐方向盘,车子向海边驶进了一条私家路。

  两个女孩下了车,诗颐拉着晓妍的手跑进了一间淡紫色的小洋房。大厅有很漂亮的名画和波斯地毯。诗颐带着晓妍来到一张古色古香的桌子旁边,桌子後面坐着一个鹅蛋脸的,梳一条单辫的少女,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看见她们来就跟诗颐打招呼:「诗颐,妳带新人来啦?哇,比妳漂亮!」

  「是呀,嘻嘻,这是晓妍,当然比我漂亮啦!晓妍,这是姜琪,她是这里的公共关系部副部长。」

  「姜部长您好!」晓妍觉得这个少女看上去比夏萌还要年青,居然是一个部长了,又开始羡慕她了。

  「哈哈哈!」姜琪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她半捂着口,笑着说:「不要叫我部长啦,把人都叫老了,我祇不过是一个小秘书罢了!妳是来加入我们的吗?今天可是银卡抽签的日子,如果妳运气好,过一个多钟头就可以享受到死亡的高潮啦。」

  「我……」看见姜琪那样不在乎地谈论死亡,晓妍还是不太习惯,她说:「我是想加入金卡的,今天来看看银卡抽签罢了。」

  姜琪伸出双手,拥抱了晓妍一下,笑着说:「哇呀,原来妳那麽勇敢的呀!如果我今天没有抽中,下星期一定去看妳们金卡的抽签……嗯,」她说着用手捏了捏晓妍的乳部,吓得晓妍一缩,发出一声惊叫,姜琪接着说:「如果选中妳,我可是预定了妳的胸的肉了哦,那麽结实,嘻嘻!」

  晓妍疑惑地说:「怎麽?妳也是银卡会员吗?」

  姜琪说:「嘻!在这个建筑物里面所有的女孩子都一定是会员,除非妳扮成男的跑进来,妳如果不入会,等一下出去的时候就会有一个男人朝妳的後脑开一枪,反正都一样了嘛。不想自杀的人也不会来这里啦。」

  诗颐说:「姜琪也是老会员之一。」

  姜琪说:「哦,我没有夏萌那麽资格老,我才19岁呢。她真是运气不好,想自杀想了那麽多年,竟然一直都活着。」

  後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在人家背後说人家的坏话可不对哦!」原来是夏萌来了。「快帮晓妍办手续罢!」

  姜琪吐了一下舌头,说:「好罢,公事公办。晓妍,我现在先要给妳做一个身体检查,我当然不是不信妳是一个女孩子,但这是俱乐部的例行公事,我们不能接受假扮成女性的人或者两性人加入的,妳不必害臊,很快的。诗颐,妳在外面等一等,我跟晓妍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按了一下旁边的一个按钮,墙後面一道门向旁边滑开了,她做了一个手势让晓妍进去。

  房间里面祇有一张铺着白床单的床和一个洗手器,一个仪器柜,像一个妇科医生的诊所。「妳没有看过妇科医生罢?」姜琪笑着问。晓妍坐了上床,脸红红地点了一下头。

  「不要紧张,把鞋脱掉。」姜琪说着关上了门,下了锁。她把晓妍的T恤拉高,从背後解开了晓妍的胸罩背扣,然後让晓妍躺下,她再从正面把晓妍的胸罩拉开,暴露出她的双乳。晓妍羞得用双手捂住了眼。晓妍的刚开始发育不久的乳房硬净地耸起但不是很高,乳晕很突出但是却是比较的褐色。姜琪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晓妍很有弹性的小小的双峰,用手指拨一下她的左乳头,乳头马上硬挺了起来。她暗暗想:嘻,她原来这麽敏感的,处决她的时候一定有得她舒服的!

  她叫晓妍把T恤盖好胸部,然後就解开了晓妍的牛仔短裤的皮带扣,拉下拉链,用力把她的牛仔短裤脱了下来到小腿。晓妍里面穿的是一条挺朴素的白色的三角裤,阴阜微微地隆起。姜琪叫晓妍放松,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然後让她分开双腿,放在床尾的架子上面。晓妍当然百分之百是一个真正的少女啦!她的阴唇微微地分开,粉红色的小阴唇露了一点出来,阴毛才稀稀落落的在阴唇的两边,但中间挺黑的,阴蒂比较短,缩在里面,阴道口紧闭,有一点点粘液。姜琪小心地分开晓妍的阴道口,处女膜是中央开口的。她把晓妍的双腿合起来就说:「好啦,检验及格,嘻嘻!穿上衣服罢!」晓妍红着脸穿好衣服,跟姜琪一起走出来。

  「好!妳在这些入会申请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想自杀的原因妳可以写也可以不写。妳可以写自己的遗书,也可以用我们的标准遗书,妳签一个名字就好了,简单得很,如果没有被抽中,随时可以改妳的遗书的。这一张是同意妳的尸体供医学使用的证书,如果妳不同意,就不可以享用使到妳达到最快美的设备。我建议妳签这个,因为妳是金卡会员,以後反正尸体是全部分解的,不像我们,还可以有全尸的。」

  晓妍一想也对,便全部都签了。姜琪一边介绍说,俱乐部的男性会员是来欣赏处决女孩子的,他们不在这个门进入,「妳可以看到很多帅哥哦!」

  晓妍不喜欢这个主意,她认为那些男人都非常淫贱,但她不是银卡会员,对这一节也就不可以提什麽抗议了。等手续办好,夏萌给了她一个金色的有一个女性弯曲着身体的坠子,用金链挂在她的胸前,同时递给她一张金色的背後有磁条的卡片,祝贺她成为金卡会员,姜琪说:「妳可以用这张卡在我们的商店买用我们的会员身体制作的产品比如鲜肉啦,罐头啦,小玩意啦,工艺品啦或者会员生前喜欢的东西,拥有的遗物等等,是免费的哦!等一下如果我没有被选中,就带妳去逛逛商店罢!」

  

  少女俱乐部(4)

  这时候,一个穿西服的高大金发男子从走廊的另一边走了过来,对她们说:「抽签快开始了,赶快都到舞厅去罢!」

  「好,我们走罢!」

  诗颐带着晓妍来到了舞厅。说是舞厅,其实更像一个拳击台,有两面是密密麻麻地坐着穿西装的男人,而一面坐了大概有三四十个穿一色紫色连衣裙的少女,而剩下的一面也零星有五、六个少女,胸前都挂着金卡的标志。诗颐对晓妍说:「我们坐在金卡那一面。」进门的时候,门口有两个赤膊的彪形大汉,验过了她们的标志,再把她们的金卡在电脑过了一次,就对她们说:「请坐西面!」晓妍回头一看,见姜琪在给卡他们验过以後,两个大汉就把她的手背在背後扣了一个手铐,她就走向南面了。晓妍疑惑地说:「诗颐,为什麽那两个人要把姜琪铐起来?」

  「因为怕抽签宣布以後被抽中的人逃跑呀!」

  高大金发男子上了台,「请小姐们上来。」紫色连衣裙的少女都上了台,在男人的座位席上面响起了掌声和评头品足议论的声音。一个胖大男人,穿着黑西服的,从旁边上台。他有磁性的声音:「诸位,欢迎光临!现在,我先向各位介绍今天负责带给抽中的小姐绝对快美的两位行刑手。首先是苏炳先生!这位是梁文先生!」座位上面响起了掌声。两个穿军装的汉子出现在台前。苏炳是一个土头土脑的军人,一看就知道是农村人,而梁文像是一个风度很好的绅士,向四面鞠了一下躬。

  这时,夏萌不知道什麽时候坐到她们的隔壁,就跟晓妍说:「呀,真的是他们两个呀!妳看姜琪,兴奋得已经出现高潮啦!」晓妍看过去,果然看见姜琪在台上面仰着头,咬着牙,双手捏着拳头,全身颤抖着,果然高潮出现了。晓妍羞得脸都红了而且觉得阴部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夏萌说:「真是舒服呀,如果抽中姜琪,她的运气就好了,让这两个专家来处理她!」

  金发男子向他们点了点头,说:「谢谢董事长请到两位专家。下面,我想请两位过来这边抽签。今天,我们要抽出五位幸运儿!」说着,把一个大塑料透明的架子连带轮子的架子推了出来。诗颐悄悄地对晓妍说:「平时他们祇抽三个人,今天有专家来,破例枪杀五个女孩子呢!」

  苏炳微笑着,从盒子里面抽出了第一张,「第一名,翁茜茜!」一个高高的,苗条的少女走了出来,全身由於兴奋颤抖着,口里面说着真是不敢相信!

  晓妍的心里面也同样紧张,而且阴部那舒服的快美也越来越强,几乎让她崩溃成高潮了!梁文迈着轻松的步伐拈了一张,「第二名,范雅静!」一个紫衣少女发出了尖叫声,兴奋地走了出来,她双手捂着脸,兴奋得全身都发抖。

  苏炳抽出了第三张,「第三名,王珍真!」另一个紫衣少女也发出了兴奋的尖叫走了出来,她有点不自然,腿有点抽搐。诗颐对晓妍说:「好像她已经抵达高潮了呀?还有两名了,哇,好紧张呀,不知道是谁呀!」

  梁文拈了一张,「第四名,姜琪!」「哇!」不仅姜琪,坐在下面的晓妍,夏萌,诗颐都一齐尖叫起来,姜琪被选中啦!!姜琪高兴极了,蹦跳着出来的!

  夏萌看着她,满脸的羡慕,「哇,姜琪被选中啦,真幸运!」观众也响起了掌声和议论声,看来姜琪挺有人缘的,大家想欣赏她被处决的美姿已经等了很久了,现在由专家来执行,令人难以置信的好运!

  苏炳抽的最後一张是王园园,但大家都没有太注意,祇是把视线都放在姜琪的身上,讨论着。

  其他的少女松了一口气。几个警卫马上来把她们的手铐解开了,送她们下台去坐。而另几个警卫也把选中的少女的手铐解开,换了绳子把她们漂漂亮亮地绑起来。

  胖子跟金发男子讲了几句话。金发男子就说:「董事长说,今天特别,因为我们来了两个专家,如果台下有哪位小姐希望得到专家的专门照顾,我们可以再处理一个小姐,那麽是每个专家处理三位小姐了。相信大家也希望看到好的表演罢?」

  

  少女俱乐部(5)

  夏萌突然站了起来,「我!」诗颐和晓妍都吓了一跳。两个警卫立即过来把夏萌上了手铐。

  金发男子说:「谢谢!夏小姐,妳是金卡会员呀!」

  夏萌说:「我都等了很多年了,还没有轮到我,现在有专家处理,我希望今天就享受专家的特别服务!要不然,还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抽中我呢!」

  金发男子拍着手,「好!好!哈哈哈!夏萌小姐一定带给我们最好的表演!」

  夏萌被带到台前,警卫给她松了手铐,换上了绳子,站在姜琪的旁边了。

  金发男子说:「好,请大家到海边行刑场等候,小姐们要稍作准备的!」

  诗颐就对晓妍说:「现在我们到更衣室去看她们罢。我们可以进去,男人不可以进去,但我们要带手铐,防止我们去救她们出来的。」

  顺着一个铁梯走廊走下去,就是两间房子,一间是蓝色的,一间是粉红色的。在粉红色的那间门前有两个大汉警卫,而门上面写着“女更衣室”和一个女人的头像标志。诗颐和晓妍拿出卡片在门口擦过卡,就被反手扣上手铐。然後她们就走进去。

  所谓更衣室,其实是一个多功能房间,供即将被处理的少女作一些她们临终要做的事情。并不担心她们会逃跑,因为到处是密封的,也不担心她们过於害怕而自杀,因为她们参加这个俱乐部就是为了早点结束生命的。诗颐和晓妍进去以後,就看见少女们的绳索都解掉了,各人都在忙着。

  夏萌看见她们来,就迎上来说:「对不起,我等一下就要去了,晓妍,没有办法带妳在这里走一走了,不过,我们很快会见面的是不是呀?现在还是由我来带妳参观更衣室罢。」

  她带着晓妍进了一个厅,在一张像床的褥垫旁边有一个全裸的少女,把头发扎了起来,跪在地上伸展着身体。「这是范雅静,她才17岁。」晓妍看见这个少女其实十分漂亮,如画的五官,悠悠隆起结实的乳房,柔柔婉婉修长的腰臀曲线和恰到好处的一双长长的美腿。诗颐就问:「雅静,妳在做什麽呀?」

  雅静甜甜地笑一笑,就说:「我在做舒展活动,因为等一下子弹打中我的时候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面达到非常巨大的快美的感觉,我怕到时候承受不了会抽筋的,舒展一下身体,在中弹的时候会更加舒服一点。妳们应该从开头看去嘛!」她示意几个少女从头开始看她们在做什麽。

  姜琪在一个房间里面整理文件,她现在也是全身赤裸的。她的双乳尖尖地向前耸出,乳晕是浅褐色的,乳头也比较大了。她的阴毛黑黑地铺满阴阜,中间部份尤其黑。她看见夏萌,就说:「夏萌,妳是金卡的,对这里不太清楚,还是我来给她们介绍罢。妳去做其它事情罢!」

  「好罢!呆会儿见!」

  「这里是选择中弹的时候的衣服的。因为这次是以海边为题材,当然是选游泳衣啦,因为有男人看着,我想大部份女孩都不会愿意裸体被杀的。但我愿意,人都快死了,还怕什麽羞呢?而且,我觉得祇有裸体,射妳那个人才能保证一定打中妳想打的地方呢。我相信夏萌也会选择裸体被枪杀的。可以穿比基尼,也可以穿单件的,也有其它比较暴露的比如背心短裤啦等服装的。」

  在这里,她们看见两个少女在选择衣服。姜琪介绍说:「这是翁茜茜,这是王圆圆。妳们跟她们讲一下妳们怎麽选衣服罢?」

  王圆圆是一个文静美丽的少女,有着性感的身材。她笑着说:「其实这里所有的衣服都是为了方便他们打我们的胸和下面的,嘻嘻,那些臭男人是不是很贱格?上身的衣服有半截的背心装啦,吊带的小背心啦,透视的衬衣啦当然妳也可以祇戴胸罩,什麽都不穿当然是最好。下身的衣服有网球裙啦,但是不可以穿单车裤的,必须穿三角裤,方便她们从下面看着打;还有短裤啦,牛仔短裤啦,很短的热裤啦,等等。游泳衣是随便穿的,这里的泳衣都是没有胸罩衬垫的,所以一湿水就好像什麽都看见一样。我是准备祇穿一条比基尼泳裤,然後上身用透视衫遮一下,基本是裸上身的。翁茜茜,妳呢?」

  茜茜脸红了一下,小心地回答说:「我也是穿比基尼泳裤,但我穿这件白色的细吊带少女背心,我相信一湿水就可以显出我的胸的,因为我打算不戴胸罩了,嘻嘻,是不是好豪放呀?」

  晓妍问:「妳们选了中弹部位没有?」

  「选了,」茜茜说:「我本来祇是选胸部的,但姜琪说这些专家打下面会很舒服的,羞死人,不过反正都死的,我就选了一枪打下面。」

  「我是选直接打阴蒂的,两枪。不过我上身没有穿衣服,他们肯定先打我的胸啦,再打下面都感觉不到的。」圆圆笑嘻嘻地说。

  茜茜说:「我等一下要上厕所,不想让他们打我下面的时候把尿都打出来,很害羞的,嘻嘻!」

  她们又走到了下一个房间。

  在淋浴间门口她们看见王真珍正对着化妆桌化妆。

  真珍也是一个挺健美的姑娘,她刚刚洗完澡。诗颐问:「这里有什麽秘密?」

  真珍忧郁地笑一下说:「不像妳们金卡生产线那样舒服啦,我们只是普通的花洒头,喷下面会很舒服的,就这样,没有什麽秘密。姜琪,等一下我们怎麽死呀?」

  姜琪说:「听说是一个个,我们谁想第一个呀?我们还没有决定呢。」

  真珍说:「那我们就回去主房讨论罢!」

  晓妍说:「我先去一下厕所。」

  晓妍走进厕所,其实她不是想大小便,祇不过是因为连续来了好几个小高潮,弄得她下面都黏黏的都是爱液,挺不舒服的,想进厕所擦一下,进去以後才想起来手被铐住的。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进去一看,原来会自动把她的短裤脱掉,再脱三角裤等她坐下,然後会自动喷水帮她洗下身,烘乾,再自动帮她穿好裤子。她心想,都挺现代化的。

  

  

  

  

  少女俱乐部(6)

  

  主房,准备受刑的少女们都坐在哪里。诗颐也坐在姜琪和夏萌的旁边。晓妍来到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准备好衣服了。除了姜琪和夏萌是祇披了一条大毛巾,身上大概是什麽都没有穿。晓妍看不到夏萌的裸体,但可以从她的窈窕的曲线看得出她是一个非常好身材的美女。晓妍坐到夏萌旁边,咬着嘴唇悄悄地去掀她的大毛巾。

  夏萌拍一下她的手,笑嘻嘻地说:「嘻嘻,不害羞,想偷看呀?」说着掀开了一点点让晓妍伸头过去看。

  晓妍探头过去,发现夏萌并不是裸体的,里面穿了一件金色的吊带式胸罩,而且是加了厚垫那种,连她的乳房轮廓都不是看得很清楚。她摸不准究竟夏萌穿的是真正的内衣还是胸罩式的外衣还是比基尼。

  这时,姜琪问:「咱们是一个个出去还是全部出去呀?」

  范雅静说:「我觉得一个个出去好一点,上一次三个人的集体枪杀,还记得吗?就是雯依她们?多混乱呀,我觉得集体枪杀的时候容易搂在一起,大概没有那麽舒服的。」

  王真珍说:「我也同意。虽然恐怖一点,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