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服务公司外传-芳岚日记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性奴隶服务公司外传-芳岚日记

性奴隶服务公司外传-芳岚日记

                

  2007年9月5日 天气:阵雨

  「轰隆--」

  一声惊雷,将我从昏迷中惊醒。

  我想睁开眼睛,但是却睁不开。

  我的眼皮好像是被什麽液体糊住了,我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因为这种感

觉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於我们性服务员来说,被客人颜射是很正常的

事情,几乎每次服侍客人的时候都会发生。

  用精液弄脏一副美丽的脸蛋,似乎是所有男人的兴趣。不过还好!他没有用

精液糊住我的鼻孔,否则我可能会窒息。

  我想用手擦擦脸上的精液,可是我的手根本就碰不到我的脸,因为我一用力

,手腕便会传来一阵摩擦的剧痛,这种感觉我也很熟悉,我知道,我的手腕又被

客人给绑上了,只是不知他这次用的是绳子还是皮带。

  如果是绳子的话,那麽我还可以用牙咬开,可如果是皮带的话,那我就只能

等待救援了,但无论哪种情况,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将脸上的精液擦去,否

则看不见东西,一切都是白搭。

  想到这,我扭过脸去,耸起肩膀,把脸在上面蹭了蹭,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

,我肩膀上的精液比我脸上的还多,根本就擦不乾净,不过幸运的是,糊住我双

眼的那块凝固的精块,被我蹭掉了,我的眼睛终於可以睁开了。

  我眨了眨眼,发现这里是一座装修典雅的旅馆的,而我则被四肢大开的绑在

这间屋子中央的席梦思床上。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看来他们在尽兴的淫虐

完我之後就离开了。

  我低头一看,就看见了我那被他们摧残了一宿的身体,来时穿的那身警服早

已被撕成了碎片,零零散散的分布在我的身体上,

  曾经雪白丰满的乳房此刻已经布满了红色的抓痕,和被揉捏过的青紫。

  殷红的乳头上夹着两个衣服夹,从乳房到下阴,到处都是黄白液体凝固後的

痕迹,显然他们在我身上射出的不只是精液。

  虽然我看不见我的阴道和肛门,但是从松垮的感觉上就能知道,昨晚的那些

男人们一定没有轻易放过我身上这两个最稚嫩的器官,他们一定通过尽情征伐这

两个地方得到了极致的快乐,而且凭经验我还知道,如果他们只是用阳具插的话

,我的这两个地方绝不会变的这麽松。

  应该是用了扩阴器吧!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现在不是回想昨晚的事情,而是怎麽离开这

  我转头看了看被绑在床沿的手腕,太好了,是用绳子绑的,这就说明我可以

用牙将它咬开。

  於是我抬起上身,张嘴用牙去啃咬绑住我手腕的绳子,经过我的努力,我终

於将手腕的上的绳子咬开了,这条绳子并不粗,但是依然在我白皙的手腕上留下

了一条红色的印记,可能是绑太久了吧。我感到我的手腕有点发麻。

  我甩了甩手,让血液从新流通,然後,挺起身体,用手解开了右手和脚上绳

子,我按摩着我的脚腕,我发现我的脚上覆盖着一层乾涸了的精液。

  难道昨晚那些男人们也用我的双足去抚慰他们的阳具了吗?这好像不在我的

服务范围之内。

  不过想了想,我又释然了,因为我昨晚在接受第三个男人暴风般交配的时候

,我就已经晕了过去,难道我还能在睡梦中跟他们讲要按项目来吗?

  我笑了笑,裸身坐了起来,这时,我忽然感觉我的阴道里有种鼓胀的感觉,

似乎被塞了什麽东西,於是我盘起长腿,伸手轻轻的拉开阴道,在里面抠弄。

  果然没多久,我的手指就感觉碰到了一团纸样的东西,於是我轻轻的用手指

将它从阴道里往外抠。

  不一会儿,伴随着精液和尿液,一团湿漉漉的纸张被我从阴道里抠了出来,

原来是一叠钞票,而且外面还包了一张小纸条。

  我将被我阴道内那些男人精液浸湿了的钞票打了开来,放到床头柜上晾乾,

然後打开了那个纸条。

  原来是昨天晚上那些男客们写给我的留言:

  亲爱的纪芳岚小姐:

  你好,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早已离开,本来是想亲自跟你说的,可是

当时你已经被我们干晕了,於是我想到了这个方法--阴内留言。

  嘿嘿,我们要告诉你的是,在你晕过去的时候,我们对你的身体做了很多服

务以外的事情,但是这不怨我们,实在是因为你的身体太迷人了,我们舍不得放

过任何一个地方。

  相信你已经发现,从你那乌黑的长发到你的那洁白可爱的脚趾,都被我们用

精液或者尿液喷洒过了,你的玉体就是世间男子最好的恩物,所以,我们多留了

一点钱在你的阴道内,就算是多出的服务费吧,我们还会再找你的。

                       此致敬礼

                       滨海市政府篮球队全体成员

  我看完这封信,内心十分激动,甚至忘记了身上伤痕所带来的痛苦。

  太好了,我又多了一个长期客户了。想到这点,我欢喜的在这封信上亲了几

下,结果亲完了才想起来,这张纸是刚从我阴道里掏出来的,上面全是精液和尿

液,很脏。不过,想想我又释然了。

  多了一个客户,脏点又算得了什麽呢?

  等我洗完澡从宾馆里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本来我以为能

赶在大雨落下前到达公司的,谁料到还是来不及了,这都怪我洗澡用的时间太久

了。

  不过这也并不能全怪我,我并不是一个洗起澡来就没完的女人,只怨昨天晚

上那些淫虐我的男人们射在我身上的液体太多,太广了,就像他们说的--洒遍

了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我必须将我的身体清理乾净,因为等一下可能还会有客

户要雇用我为他们服务。

  以整洁白嫩的娇躯去迎接世间最肮脏客人的蹂躏--这是我们公司性服务员

们共同的工作宣言。所以我不能违背。

  天上倾泻而下的大雨无情的洒落人间,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我望着这个天气,感觉非常为难,我倒不是害怕雨水会弄湿我的身体,因为

性服务员们的身体都非常健康,即使是被男客扒光了,然後扔在冷水里泡半天也

不会有什麽大碍。

  我现在担心的是我现在身上穿的这件高级低胸晚礼服,因为我来时穿的那件

警服已被昨天晚上那些疯狂蹂躏我的男人们撕碎了,所以我才不得不跟宾馆借了

这麽一件高档的礼服。

  这件礼服价值两万多块,我只是暂时借来遮体的,等会儿回到公司换完衣服

後还要还回来,如果被雨水弄脏了,我可是要赔钱的。

  就在我为难的时候,一辆破旧的红色桑塔纳从雨中穿出,停在了我的身边,

然後一个瘦小朴干的男人探出头来,欢喜的对我说道:

  「纪小姐,是你!你怎麽在这?」

  我认识这个男人,也认识这辆车,他叫胡四德,是我的一个新客户,三天前

,就是在这辆破旧的桑塔纳车里,我被他按在後座上淫辱了一个晚上。

  当时我正是月经期,阴道不方便,所以建议他抽插我的肛门,谁料想他听完

後反而兴奋的更加坚持要抽插我的阴道,於是没办法,我只好趴在後座上任他施

为,我记得他射精之後,阳具上站满了我的经血,而且还插进我的嘴里,让我帮

他舔乾净,以至於到现在,我的嘴里似乎还有血腥味,没想到现在在这遇到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於是我嫣然一笑,俯下身来,轻柔的对他说道:

  「胡先生,您好,真是巧遇,我刚刚工作完,谁想到刚出宾馆就下雨了,正

发愁怎麽回公司呢,如果您方便的话,能拉我一段吗?」

  我问完後,发现他没有立刻回答我,於是我低头一看,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

盯着我礼服胸口间的雪乳发呆,而且好像还饥渴的咽了一下口水。

  一看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他在想什麽,於是我嫣然一笑,吐气如兰的对他

说:

  「胡先生,我这对乳房你前天晚上不是都捏在手里仔细看过了吗?怎麽还这

麽好奇啊?难道说套上衣服你就认不出来它们了吗?」

  胡四德一听,惊醒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於是连忙哈哈一笑,转身打开了

对面的车门,然後对我说道:

  「哈哈,纪小姐说笑了,您那迷人的身体无论是谁拥抱後,都是会永生不忘

的,来吧,快上车,就是天涯海角我也带你去。」

  我闻言微微一笑,快步跑到对面进到了车里,他转身就将汽车就发动了。

  只过了十几分钟,汽车便开到了彩虹大厦,按照往常计算,这一段路是要花

费一个多小时的,这都要归功於胡先生,因为是他花钱走高速的结果。

  於是下车时,我感激的吻了他一下,然後说道:

  「谢谢您,胡先生,多亏了你,我才没有迟到。」

  胡四德闻言哈哈一笑,然後爽朗的说道:

  「这没什麽,只要下次有机会再一吻纪小姐芳泽的话,我就是倾家荡产也甘

心。」

  我闻言微微一笑,然後说道:

  「嗯,一定会有这个机会的,只要胡先生努力工作,努力挣钱,那麽芳岚随

时愿意将她的身体交给你,任你随意淫辱。不过在那之前,胡先生要好好加油啊

。」

  他听完我番鼓励的话,顿时就变得斗志昂扬,一踩油门,将车嗖的一声就开

跑了,赶着去赚钱了。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不禁捂嘴笑了起来,早就听人说过,无论多麽老城的

男人都有像孩童般可爱的时候,现在看来这句话是真的,他刚才那急色的样子就

很稚趣。

  等他走远了,我转身向彩虹大厦走去,因为我们的公司就设在那里的46层

,当然,这一点一般人是不知道的。

  我走到电梯旁,发现今天在楼梯口值班的电梯小姐是叶韵。

  此刻,她正满脸通红的坐在电梯旁的椅子上,双手夹在雪腿中,正不停用手

隔着裙子摩擦着自己的胯间,那样子就像一只发情的小猫。

  我见她这个样子,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然後倚着她那瘫软的身体问道:

  「小韵,你这是怎麽了,怎麽能在这自慰呢,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会暴露我

们公司的。」

  叶韵闻言,强打精神的对我说道:

  「芳岚姐,这不怨我,是今天早上沈经理对我说,有一批从总部来的新员工

要到我们滨海分公司来观摩学习,所以,她说我今天的工作量可能会加倍,让我

做好被多次轮奸的准备。

  就因为这样,所以上班前,我就在阴道里抹了一点外敷春药,好让我的阴道

一直保持湿润,谁料到,沈经理刚才竟然告诉我,那些新员工竟然临时有事不来

了,芳岚姐~我现在浑身发烫,好难受啊,你救救我吧。「

  我非常理解她现在的感受,因为我也曾有过刚吃完春药,正准备工作的时候

,客户却突然打电话来取消交易的事情。

  那种欲火焚身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浑身就像有无数个蚂蚁在爬,下阴更是

奇痒难忍,当时真是恨不得拿个木棍将阴道给捅烂了,

  不过最後还是我们公司的几个男职工帮了我的忙,用他们的阳具帮我止了痒

,现在看来,叶韵也得用这种方法才行。

  於是我将她按在椅子上,然後对她说:

  「小韵,你先在这坐好,忍着别动,我这就上楼去叫男职工来帮忙。」

  说完,我便转身进了快步进了电梯,打开了46楼的密码盘。按了几个数字

  就在电梯合上的一瞬间,我听到叶韵痛苦的伸手向我喊道:

  「芳岚姐,你一定要多叫几个男人啊,我的阴道真的很痒,很难受!!」

  到了46层,我快步走到人事部去见了沈傲芳,将叶韵的事情跟她说了,她

闻言猛然惊醒,连连说是自己忙晕了头,把这件事给忘了,於是拿起电话,派了

几个男职工下去帮叶韵止痒,然後舒了一口气对我说:

  「芳岚啊,多亏你上来提醒我,否则叶韵这小妮子就是痒死也不会向我求助

的,她太老实了。」

  我闻言浅笑着摇了摇头,然後走上前想跟她汇报我昨晚的工作。

  可就我走到她身边时,我忽然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浓重的尿骚味,於是仔细一

看,发现她的西服和头发上都有很多尿液凝固後的痕迹,我奇怪的问道:

  「沈经理,你身上这是……您今天有客户吗?」

  沈傲芳闻言,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後说道:

  「什麽客户啊?这些都是单玉环介绍来的那个菜鸟干的好事,我要试试他的

胆量,所以让他奸淫我,没想到这个小子胆还真的挺大,把我奸淫完了还不算,

最後竟然还敢往我的嘴里撒尿,他奶奶的,真当老娘是他雇的性服务员啊。」

  我一听她这话,猛然想前一阵在树林里救我的那个眼镜男孩,没想到他竟然

真的跑到我们公司来了,我还前他一个人情呢。

  於是我兴奋的一笑,对沈傲芳说道:

  「我知道,他叫张士艺,我跟他很熟的,这就去见他。」

  说完,我转身想走,

  没想到这时沈傲芳却冷冷对我说道:

  「你不用去了,他已经走了,被我派出去进修了。」

  我一听愣一下,然後转身问道:

  「进修?他去哪里进修了?」

  沈傲芳闻言又冷笑了一下,然後说:

  「嘿嘿,第三特别女子监狱。」

  我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转过头来对焦急的对她说:

  「第三特监?那里不是专门关押犯了淫荡罪女人的监狱吗?在哪里的女人都

不是人,而是淫兽,你派他去那,不是要榨乾他吗?这太残忍了!」

  不知为什麽,想到他可能遭受那些疯狂女人的压榨我的心就一阵阵的揪痛。

  沈傲芳一听我这麽说,於是冷冷一笑,恨恨的说道:

  「哼,谁让这个臭小子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往我身上撒尿,活该,他不是想

淫虐女人吗?我就让他去那监狱玩个够,嘿嘿,我估计到了那,他想不淫虐那些

女人都不行了,她们会主动找上他的,呵呵,一想到他那骨瘦如柴的样子我就高

兴。」

  我听她这麽说。心马上就凉了下来,不知该如何说话。

  沈傲芳看见我这个样子也很奇怪,於是她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後冷

冷的说道:

  「芳岚,你不是喜欢上这个臭小子了吧。」

  我闻言,连忙否认道:

  「不!经理,我没有,我只是跟他很熟,所以才关心他的,你不要误会。」

  不知为什麽,这句话说的我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沈傲芳又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然後说道:

  「那就好,你应该知道我们公司的规矩,性服务员只能有性伴侣,不能有情

人,因为那样会影响你工作的热情,你跟这个小子上床可以,但是不能跟他谈恋

爱,知道吗?」

  我闻言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见到我知道了,於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了,你放心吧,我只是让他去那荡妇监狱考察一天,他身体不错,应该

能够挺的住,不会精进而亡的,你下去工作吧。」

  我听到这话,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

公室。

  唉,这个小子真的没问题吗?

                

  从沈傲芳的办公室出来,我心神不定的走向市场部。

  因为客户想雇佣性服务员进行服务的时候,都会先给市场部打电话,然後由

他们通知我们去上门服务。

  我到了市场部,去找了客户资料管理员沈晴,问她今天有没有预约我服务的

。她翻了翻资料,然後抬起头说道:

  「嗯,芳岚姐,好像没有,这个星期内你的旧客人都已经找你服务过一遍了

,唉,你还真厉害,客人反馈的服务满意度都是百分之百。芳岚姐,看来这个月

的业绩冠军又是你了。你是不是有什麽秘诀啊?如果有,那就告诉妹妹,好让妹

也多挣点钱啊。」

  我闻言微微一笑,谦虚道:

  「这没什麽,你记住,尽心服侍我们的客人,让他们尽情的把欲望宣泄在我

们的身上,这样一来,他们的满意度自然是百分之百,你只要保持好这种心态,

客人自然就会多起来。」

  沈晴一听,努着嘴说:

  「切,芳岚姐真小气,都不跟我说实话。」

  听到她这麽说,我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像我们这些性服务员们,每人

有每人的特点,每人有每人迷住客人的秘诀。这些东西是无法言传的。

  比如说单玉环的高贵丶沈傲芳的冷艳丶叶韵的热情和我的温顺,这些都是无

法言传的职业技术,利用这些技术我们可以牢牢的锁住一部分客户,让他们为我

们神魂颠倒。

  所以说,一个合格的性服务员,除了要有美丽的外表,娴熟的性技巧以及任

客人淫辱的精神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性爱风格,否则是很难出头的。

  而像沈晴这种新的性服务员,她们历练的还很少,还没有开发出自己的性爱

风格,所以回头客很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沈晴一看我的表情很为难,於是叹了一口气说:

  「好了,芳岚姐,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秘诀,这我是学不会的,但是我发

誓,我一定会开发出自己的风格,到时候我就是全公司的金牌性服务员了,哼!

  我闻言笑了一下,然後忽然冒出个想法,於是跟她说道:

  「小晴,既然今天没有客人预约我,那麽我能不能请半天假啊,我点有事儿

。」

  沈晴一听,愣了一下,然後翻开工作日志看了看,然後抬头对我说道:

  「嗯,今天公司倒也没安排什麽特别活动,不过刚才宣传部来人说,要刷新

我们公司网页上的宣传照片,让我们这些性服务员挨个去摄影棚重新照几组性爱

照片,我已经去过了,你先去照相吧,照完了你就可以去办事了,我来跟沈经理

讲。」

  我闻言高兴的亲了一下沉晴,然後说道:

  「好,那谢谢晴妹妹了,我这就去。」

  说完,我急不可耐的走向更衣室,换了套警服,然後就向摄影棚走去。

  说实话,我并没有什麽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特别担心那个被发配到那个淫

女监狱去进修的张士艺,怕他坚持不住那些荡妇们的纠缠,所以想去看看他,至

於为什麽我会这麽关心他,我自己也不知道。

  摄影棚在公司的最里面,隶属於宣传部,是专门为我们这些性服务员照宣传

照的,我的以前那张穿着警服,对着镜头撒尿的照片就是在这里照的。

  当我进到摄影棚里,发现正在照相的是叶韵,只见她穿着一套紧身的拉拉队

服,坐在一个机器阳具上,拉着自己的队服的肩带,冶艳异常的望着镜头笑着。

看到我来了,她俏皮的向我眨了下眼睛。

  「好--,小韵,你再把裙子拉高一点,要将阴道露出来,要让观众能看到

那个机器阳具是如何抽插你的,这样才能他们……对!对!就是这样,乳房,我

要看你的乳房,你把肩带再拉低一点,要让乳房全露出来,对了--小韵真聪明

。」

  正在说话的是我们的摄影师,他姓赵,我们都叫他色加索,他是个色情摄影

天才,他总是能通过照片把男人内心最深刻的欲望给勾引出来,而我们的肉体就

是他展现才华的工具。

  他一见我进来了,於是向我一招手,然後说道:

  「芳岚,你来了,太好了,我正想拍一套女同照片呢,快!快!快!过去跟

小韵一起摆个性爱姿势给我看看。」

  我闻言苦笑了一下,他就是这样,总是临时起意让我们这些性服务员做出一

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不过我们不敢忤逆他,因为他代表着我们的门面,得罪了他

。我们就等於得罪了客户。

  於是我微微一笑,向叶韵走了过去,而叶韵见到我来了,也将身体从电动阳

具上抽了起来,然後平躺在地上,对着镜头分开雪腿,一边揉搓自己的那粉红的

阴唇,一边放荡的舔着舌头,等着我过去配合。

  我走到她跟前,张开长腿跨在她身体的两侧,然後用玉臂撑着地面,娇躯向

後一挺,我那套着警裤的丰满紧俏的臀部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嗷!--就是这样!--我性起了!!」

  说完,他就猛的脱下自己的工作裤,一边撸着自己的挺起的阳具,一边紧按

快门给我们照了几张相。

  我知道,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找到灵感的时候,他都会这样一边自慰,一边

给我们照性爱照片,直到他射精,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而他这样照出的照片往

往是最有诱惑力的照片。能给我们带来丰厚的收入。

  於是我和叶韵见到他这样也很高兴,於是又纠缠在一起摆了几个更性感的姿

势,而他被刺激的更加快速的撸着自己的阳具和按下自己的快门。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停了下来,然後向我喊道说:

  「好了,正常的照片够了,我们再照几张重口味的,芳岚!你把腿跨到小韵

的脑袋上,向她的脸尿泡尿。」

  我闻言嫣然一笑,从小韵身上站起来,然後伸手去解自己的警服裤带。

  可就在这时,他却阻止了我:

  「芳岚!你不要解裤子,就直接向她脸上尿,她满脸尿液的样子固然很刺激

,可是你这样一位美人尿裤子的样子也是很迷人的,就这麽办。快」

  我一听,摇头苦笑了一下,这是我新换的警裤,看来穿上还没到十分钟就又

得换掉了,但是他的命令还是要执行。

  於是我只好穿着警裤,将两条长腿跨过叶韵的脑袋,将我的尿道口隔着裤子

对准了她那漂亮的脸蛋。

  而她也微微一笑,仰起脸来准备迎接我圣水的洗礼。

  我看到他准备好了,於是尿道口一松,我便马上感觉到一股热流浇在了裤裆

上,我低头一看,我裤子的裤裆的部分立刻被尿湿了一大片,蓝色的布片被尿成

了深黑色,然後这些尿液通过裤子,点点的落在了叶韵的俏脸上,而她就则伸出

舌头,痴迷的品尝着。

  「啊--天哪!简直是极品--!」

  看到我尿湿裤子的样子,他兴奋的喊道,然後又按了几下快门,撸动自己的

阳具的速度也更快了。

  看到他这个兴奋成样子,我很有成就感,为了再刺激他一下,我将手伸进自

己湿漉漉的裤裆里,用手指将尿道口的尿液抠了一点出来,放到嘴里含着,然後

吃吃的望着他。

  「他奶奶的!老子受不了了!」

  说完这话,只见他猛的放下照相机,然後快步向我跑来,一把就将我推到在

地,掰开我的大腿扛在肩上,猛的把阳具挤我的裤裆中间,隔着湿漉漉的裤子拼

命摩擦我的阴唇,紧接着就开始解我的裤带。

  我一看,连忙按住他的手说:

  「赵师傅!你这是干什麽!你还在工作啊?」

  他已经欲火焚身了,一边压在我身上拚命用嘴亲我的脖颈,一边恳求道:

  「芳岚!好闺女,我知道,整丶整个公司的就属你最温顺了,你把裤子解开

,让老哥我干一次吧,就干一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好吗,干完我就给你们照

相。」

  我闻言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这次把他诱惑大发了。看来他现在是非要跟我

做爱不可了,说实在的,不是我不愿意接受他的交配,只是我另有顾虑,於是我

推着他的身体恳求道:

  「赵师傅,不是我不接受你,我求你能不能帮我照完相在来干我,否则你一

射精,又该没灵感了,照完相丶照完相好吧,照完相我随便你干,在我阴道里尿

尿也行,好吗?」

  可他根本不听我说话,见我不配合,竟然放弃解我的裤带,用手抓住我的裤

裆上的布,左右一撕,呲的一声就将我的裤裆撕开了,我那粉嫩的阴道立刻就露

在了他的面前,然後他握住他的阳具,在我的阴唇上磨蹭了两下,然後一挺身,

将阳具猛地就刺入到我的下阴里来了。

  「啊--好爽啊,你这闺女的阴道还真紧啊?裹的老子阳具麻麻的。」

  随着他这一声叫喊,我立刻感觉到一根火热的肉棒插入了我的阴道。

  有了这种感觉,我叹了一口气,知道事情完了。

  这种来自自己下阴的火热穿刺感对我们这些性服务来说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几乎每天我们都要被这种感觉折腾个好几回,一旦有了这种感觉,我们

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逆转,更加强烈的穿刺将接踵而来,我们的阴肉会被翻进

翻出,我们阴道内会因摩擦而分泌爱液,我们的身体将像过电一般痉挛,这一切

直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撒在我们的阴道内才会结束。

  果然,赵师傅对我下阴的攻击正式开始了,他分着我的大腿,将肉棒拚命的

在我的阴道内来回猛烈冲刺。

  他的阳具好像是带电的,每刺进我阴道内一下,便会在里面留下一些电流,

让我阴道内的一块阴肉发麻,而我随之就会分泌出一点粘液粘在他的阳具上,而

且他的阳具越便越大,以至於我甚至能通过肉璧感觉到他马眼的形状。

  「哈哈-闺女!我感觉你的阴道在发抖啊,是不是老哥干的你很舒服啊。」

  像这种侮辱性的荤话我几乎每次陪客人的时候都能听到,这似乎也是男人们

共同的兴趣,我必须回答,因为这也是我的职业。

  於是我忍着下体因抽插而传来的阵阵快感,满脸通红的对他说道:

  「嗯,对,赵师傅,我确实感到很舒服,我的阴道已经麻了,不过如果你能

更快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我在激他,好让他快点结束。而他也上当了。

  「哈哈,好,老哥就让你见识一下什麽叫真正的男人,小韵,到後面去帮我

舔肛门,那样我会更兴奋的。」

  旁边的叶韵一听,微微一笑,就转身跑到他身後去抱住了他的屁股。

  「噢--爽!」

  随着他这一声叫喊,我立刻感觉到我阴道内的阳具扩张了一倍,我不知道叶

韵对他做了什麽,但是他的抽插更剧烈了。

  不一会儿,我便感觉他的阳具一阵抖动,我知道他要射精了,这时他猛的将

阳具拔了出来,然後拽住我的头发,将阳具插到了我的嘴里,来回抽插。

  我感到他的阳具上液体有一股甜味,我知道那不是精液,而是我的淫水,而

他的精液也马上冲出来了,因为我感到他的阳具抖动的很厉害。

  「啊--老哥要射了--」

  随着他这一声呐喊,我忽然感觉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洒到我的喉咙里,这种感

觉对我来也是非常熟悉,对於这种略带腥味的液体我每天都要喝一次,所以当然

知道怎麽对付它。

  我将头略微向後抬高,这样就不至於让精液喷洒到我的喉咙从而引起呕吐,

然後伸出舌头挡在马眼和我的喉咙之间,因为我知道男人射精的时候是不会只射

一股的,而是跳动着射出多股。

  用舌头挡住可以有效的阻止後续精液对喉咙的冲击,一是为了防止恶心,二

是等他将阳具从我嘴里拿出後,可以卷着精液让他看个清楚。

  赵师傅气喘吁吁的从我的嘴里拔出阳具,然後瘫坐在地上。

  我张开嘴,卷着舌头上的精液让他仔细看了看,他一见,微微一笑,对我竖

起了大拇指,表示佩服我业务技术的精湛。

  我眼睛一眯,将口里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後微笑道:

  「咕噜,赵师傅,我的身体呢,你也玩够了,你的精液我也吞了,下面是不

是该办正事了?」

  他一听,拍了拍脑袋,站起身来,推开後面的叶韵,拿起照相机说道:

  「开始,开始,芳岚,你到那边躺下,然後分开大腿,将阴道对着镜头,我

给你照几张超靓的。」

  我闻言,低头一看,发现身上的衣服在刚才被他蹂躏的时候搞的皱皱巴巴的

,而且大腿间开裆处的阴道也被淫水和尿液搞得一塌糊涂,於是我问他:

  「赵师父,我用不用先去换套衣服,再来照啊。」

  他一听,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他说:

  「不行,你现在这幅被人蹂躏完的後的样子最迷人,这叫残破美,知道吗?

快,照我说的话做。」

  说实在话,我一直不能理解男人的这种性心里,身体乾乾净净的女孩不好吗

?为什麽非得把女人搞得浑身精液或尿液,才能引起他们的刺激起他们的性欲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两性差别?。

  但是我还是听话了,我照着赵师傅的安排,就这样浑身湿漉漉的摆了几个诱

人的姿势,他都是很满意,最後,他要求我双手叉腰,一边站立着,一边放尿。

  我听到这话有些为难,於是跟他说:

  「赵师傅,站立着我可以,但是我尿不出来,因为刚才都尿在小韵的脸上了

啊。」

  赵师傅一听,也对,於是握着下巴想了想,然後一拍手,想出了一个主意,

只见他走到我身边,握着自己的阳具说:

  「芳岚,这样,我们来个情景替换。」

  我闻言一愣,问道:

  「什麽是情景替换?」

  赵师傅一听嘿嘿一笑,然後说道:

  「很简单,那就是我将阴茎插到你阴道里,然後在你阴道里撒尿,等撒完後

你用手摀住阴道,让我的尿不至於流出来,然後站起身摆好姿势再松手,这样一

来,不就是相当於你在撒尿了吗?」

  我一听顿时觉得哭笑不得,於是奇怪的说道:

  「这能行吗?不会穿帮吗?」

  赵师傅点了点头,自信的说道:

  「你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我会抓拍的,来,你躺下。」

  说完,就一下子抓住的肩膀将我按在了地上,分开我的大腿,再次将他的阴

茎在我阴道口摩擦。

  我苦笑了一下,现在也没什麽别的办法,只好躺在地上,张开双腿任他施为

  可是奇怪的是,他用阳具在我的阴唇摩了半天,摩的我阴道直发酥,可就是

不插进来,於是皱了皱眉。扭过头去向他的说道:

  「赵师傅,求你别再玩弄我的阴道了,快插进来尿吧,等会儿我还有事呢。

  赵师傅一听我的催促,於是尴尬的老脸一红,然後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芳岚啊,对不起,你能不能用手把阴唇拽开点,我刚射完精,阳具丶阳具

有点疲软,插不进去。」

  我闻言差点笑出声来,但是最後还是强忍住了。我知道不能笑。

  我於是抿着嘴唇,伸手到自己的阴部,轻轻的拽住阴唇,将阴道分开一点,

然後语含笑意的说道:

  「呵,现在行了吧,快插进来尿吧。否则等一会连尿都可能没了。」

  他看出我在忍着笑,於是尴尬的将阳具向我的阴道里塞了进来。

  嗯,他的阳具真的变得很小了,感觉就像管口红,不!更像根牙签,跟刚才

淫辱我时将我阴道肉翻进翻出,彷佛钢棍般雄壮的样子相比,简直时天渊之别。

  这男人的阳具还真是奇妙啊。

  他看到我在抿嘴笑,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麽,於是一生气,握住我的大腿将腰

部猛的向我的下阴一挺,呲的一声,开始在我的阴道内放尿了。

  我的阴道壁被这股热流一冲,立刻就本能收缩了一下,我也不笑了,开始深

呼吸,用手揉着小腹,好让自己的小腹柔软一点,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尿多少进来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这股热流停止喷射了,还好,我能够全部容纳下来。

  於是他将阳具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後急急忙忙的跑到照相机旁,对我

说:

  「芳岚,快,摀住阴道,然後慢慢站起来,我要拍摄了。」

  我闻言连忙摀住阴道,然後慢慢的用手撑这地站了起来,然後在撒手的一瞬

间掐住了腰,摆好了预定姿势,顿时,那股尿液就缓缓的从阴道里流了出来,顺

着我雪白的大腿流到了地上,这时,他抓住时机按下了快门。

  相片终於拍好了,但是可惜的是,这张照片最後没被宣传部采用,原因很简

单,那就是赵师傅的尿液太黄了,根本就不像一个女人尿出来的,没办法,我只

好又重拍了一套穿着警服自慰潮吹的照片。

  最後,我还是没来得及去接张士艺,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