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学院的女教官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2000年高考时,以620 分的高分名列北京文科状元,大家都认为我一定会被北京的重点院校录取,而我的父亲想让我报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後也让我进外交部,令人们意想不到的是:我却满足了妈妈的愿望,报考了军校,经过严格的体检,我很顺利的被南阳军事外国语学院录取,而小苗姐和玲姐也都双双考上了师大的硕士研究生,这个假期我过的很不轻松,两个姐姐每天都缠着我,故意在我面前挑逗我,买弄风姿,有时她们浪浪的哀求,使我不得不伪心的和她们亲热,但做起来以後,我依然被强烈的性欲支配着我的神经,毕竟我曾爱过她们。

很快到了九月,我们要开学了,我没和姐姐们告别,也拒绝了父母要送我到校的要求,一人踏上了南去的列车,独自在外我像飞出牢笼的小鸟,以後可以自由自在的学习和生活了,我的心情很愉快,幻想着今後军校美好的生活。

学院位於河南省洛阳市,那里是南宋的大都会,当地盛产牡丹花,还出了一位名书法家,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向他学字,一时曾闹的洛阳纸贵,故事流传至今,我们学院位於城东的小柳河旁,报导的那天人很多,我按照院规办了入学手续,领了军装和生活用品,在军校包括学费,食宿,书本儿,一切都是免费的,每个月还发给我们200 元的生活费,我专修军事英语被分到英A 班,在师兄的帮助下我来到了宿舍,我住201 室,我们新学员一共五名学生,大家相互认识了,今後我们要在一起四年,兄弟们要好好相处啊!上过大学朋友的都知道,我们宿舍按照年龄排分别为老大是:王伟,老二是:赵涛,老三是:我,老四是:刘红军,老五是:苏雷…………我们学院有很多北京学员,大多都是军委和军区的干部子弟,其中还有级别很高领导的孙女,孙子。

大学真是人间天堂,有的是时间,不像高中时那样紧张,忙碌,但您说的是普通的高校,我们军校不但承担了普通院校的学习任务,还有刻苦的军事训练课程,我们发了八身服装,春秋装两套,夏装两套,冬装两套,作训服一套,迷彩服一套。经过半年的学习和训练,我很快习惯了这种生活,我的文化课一直在学院名列前矛,军事课也很好,不论是:射击,投弹,拼刺刀,军体拳,单双杠,负重长跑,车辆驾驶……在每次的比赛中都在前几名。

我的身体也变的强壮,结实,皮肤也晒的有点黑黑的,1.80米的身高,英俊的相貌,是很多女学员的梦中情人,教员们喜欢我是因为我的各项成绩优秀,一时我被誉为学院的骄傲,被选为学生会主席,还拿了三千元的奖学金,而我却把它全部捐给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还主动到医院献血若干次,此举又得到了社会和学院好的评价,我很快入了党,连续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被评为优秀党员,有的同学开玩笑说我今後是当大官的料………………经过军校的锻炼,我感觉自己长大了不少,也成熟了很多,由於军校是禁止谈恋爱的,所以这半年我一直没有碰过女孩子,要是一直这样朋友们就没的看了,这一段人生经历我也就没必要说了,艳遇就在我校组织的大规模野外拉练前发生了,我是学生会主席,学院派我和团委联系搞好这次演习。

我来到院团委找夏建国书记,接待我的是团委刚分来的副书记王越,见到她时我眼前一亮,怎麽是这麽年轻漂亮的姑娘,看样子最多25岁,她有1.70米的身高,苗条却又不失丰满的身材,腿很长,面容清新略带一点严肃,一看就是军校教官的那种气质,她很苗条,腰又细,所以显得臀部有一点大,当然最醒目的就是她的双乳,的确比较大,没想到这麽苗条的人也有如此丰满的乳房,而且没有下垂的感觉,雪白细腻的肌肤,长长的秀发,双眼有神,一笑一边一个小酒涡儿,合体的中尉军装黑色女式军用皮鞋,看着非常的乾净俐落。

见到我後她很高兴,「你是宋小强,」「是教官,」「来……来……来……请坐,」「是!」我一派军人作风,「我看过了你的档案小伙子表现不错,很有前途,」「谢谢教官,学院派我来配合您的工作,」「咱们到三楼谈,我的办公室在那,」「是,」我跟着她上了楼,我在她背後偷看她,教官的身材不错,屁股很大,走起来一扭一扭的,胸前的乳房坚挺。

我们开始闲聊,她拿出一本儿像册给我看,好家伙,她原来是99年大阅兵军校方阵的领队,照片上的王越英姿飒爽穿着军用短裙,黑色软皮高统靴裸露出一截白嫩的大腿,她高挺着胸脯,标准的军礼,我说怎麽气质这麽好呢!我又发现一张她拍的很性感的照片,她在海边穿着泳衣,显出她性感的身材,我不由冒出这麽一句话:看你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真是迷死人了,话一出我就後悔了,「哦……对不起,」我涨红了脸看着她,没关系,但是我却发现她说话时胸部起伏的厉害,两个乳房几乎要跳了出来,双腿紧夹着,声音也好像有点哽咽,我下体一热,差一点我的阴茎就要向她敬礼了。

我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床上,她的双臂始终搂着我的脖子,眼睛示意我该进行下一步了,我知道这时应该趁热打铁,左手一边感受光滑的肌肤,一边顺势将她的上衣脱去,右手则摸进内裤,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让我想将它全部覆盖,但我的手可能连半个也盖不住,只好在它们上面来回的揉摸。

我的嘴也没闲着,轻吻着她的耳垂儿,又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只觉得她浑身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了,我又顺式摸到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滑腻的阴唇,细软的阴毛,勃起的阴蒂,颤动的温热,幸福的快感从我的手传遍全身,我尽情的抚摸她珍爱的私处,中指压在小阴唇之间,用手分开四片大小阴唇和大腿慢慢的按压,移动,最後我让中指停留在阴道口轻轻的摩擦,掌心也抚弄着阴蒂……………………

我从她的脖子一直吻到胸口,然後将舌头伸进乳沟,在那里轻舔着,她的口中发出了我好久没听到的呻吟声:「……嗯……嗯……嗯……啊……嗯……啊……啊……哦……哦……哦……」她也脱下了我的上衣,又抬起腿用脚丫儿勾住我的脖子向她的下身拉,宝贝儿,别急先脱裤子,我扒掉她所有的裤子,仔细的欣赏着她,她的腰肢细小而柔软,夸张的臀部令她的身形更加突出,就好像一个葫芦瓜似的玲珑浮凸,全身的肌肤白如凝脂,好像白雪一样,令她暗红色的阴阜更加突出,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肉缝儿,两边凸出些娇嫩的肉芽儿,煞是可爱。

我颤抖的摸着她的阴部,她湿漉漉的阴毛下的淫水冲刷着我的手指,她紧闭双眼,享受着现在和即将发生的一切,我摘掉她身上最後的胸罩,两座雪白的乳房在眼前一跳,大而白嫩的乳房呈半球型高耸着,紫红的乳晕很大,上面挺着一颗像成熟发紫的葡萄似的乳头儿,我深吸了一口气,好久没享受了,何况又是这麽个尤物,我迅速脱掉裤子,用大腿压住湿润的阴穴。

我继续蹭压着她的阴蒂,腾出双手拢到乳峰之间,我爱不释手地搓玩着越姐那两团滑腻的乳球,它们是如此巨大和充满弹力,我把它捏在掌中搓圆弄扁,时而用手指拈起发胀的乳头,把那粉红色的乳晕扯得长长地凸了出来,然後让它自己在弹回去,弄得那白如羊脂的奶球左摇右摆,荡出一圈一圈摇荡的乳波,十分的好看。

我将头埋进乳沟,闻着那里的气味,舔着乳房的根部,柔软细嫩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脸颊,双手握住两乳颤抖的揉搓,我吻遍整个乳房,然後一口含住一个的乳头,舌头卷弄着乳头,唾液湿润着乳晕,右手搓捻着另一个乳头,我就这样尽情的吮吸乳头,轻咬乳晕………………「嗯……啊……啊……嗯……嗯……啊……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她被我弄得似乎很舒服,她的大腿夹住我的腰,腿在我的腰间慢慢的向下踢,不一会儿,我的内裤便被她踢了下去!我的大鸡巴便直挺挺的抵住了她的阴户!

我晃动着自己的大阴茎,让我的龟头不停的摩擦着她的阴唇,我嘴里含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不停的揉搓着她的另一个乳房,她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似乎想把我的阴茎往她的阴户里送一样!她越是着急,我就越是不理!我继续的吻着,继续的磨擦着。

弄得她欲火高涨!她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小嘴微微的张开,嘴里不停的轻声叫着:好小强快来,快来,我的逼好痒啊!你快来操我啊!痒死了痒死了!说完,她反向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伸出手,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往她的小嘴里送!

而她的阴户和屁眼就完全的暴露在我眼前。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户里,扒开了两片深红的大阴唇用力的吸着,她的淫水流的很多很多,就像自来水管儿一样,不停的冒着淫水,淫水一股股的流了出来,白色的黏液,我把一只手的中指插进她的屁眼里,她似乎很舒服,叫了一声,我放慢了速度,缓缓的插着舌头仍然不停的在她的阴户里四处搞着,我从未见过淫水流的这麽多的姑娘,有时淫水多的会「滴滴答答」的流入我的口中。

她也不停的用舌尖舔着我的马眼,还把我的大鸡巴吞入她的口中,用力的吸着,还不停的用手套弄着我的包皮,由於好久没做爱了,我坚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过了没多久,我感觉腰眼一麻,精液就像子弹一样向她的口中激烈射去,你的精液真多啊!她把那些浓稠的黏液吐在手中,然後擦在乳房上。尽管我已经射了,但是我仍然感觉我的鸡巴挺挺的翘着!她继续的吸着,不一会儿我感觉我的鸡巴似乎比刚才更挺丶更直,更硬…………我被这样的挑逗搞得心痒难禁!身子也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起来。她回头看着我说:「好弟弟你要吗?」

哦……好来吧!她站起身,两脚岔开,坐在了我的小腹上,轻轻的扭动起来,我感到小腹热热的湿湿的,她的手从她的屁股後伸出来,握住了我的阴茎,扶正後,她抬高屁股,缓缓的坐了下来,我的下体忽然被一股热辣辣的湿热所包围。

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按在我胸前,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两个白白软软的大乳房在她胸前随着她的运动也在跳动,我伸出手去,狠命的捏弄起来,顺着她运动的加快,她开始不停的呻吟起来:「啊……啊……噢……好涨啊……哎……呀……哦……嗯……唔……嗯……嗯……嗯……哦……嗯…………嗯……嗯哼……哼……啊……啊……哦……哦…………啊……嗯哼……唔……唔……啊……哦……哦…………」

我身上的她脸儿是红彤彤的,星目微闭,双唇微启,精神越来越亢奋,阴道里面收缩的越来越厉害。

我的下体在这样激烈的摩擦之下也感到越来越涨,我也配合的上下迎合着她的冲撞。    「我要夹死你……好粗哦……哦……好涨……啊……你……我……挺……我……呀…………………………」她在我的身上,面对着我,不停的上下运动着!

满头长发飘来飘去,她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一上一下也一上一下的跳跃着!就像两个大白馒头上面有两个大红枣一样。「啊……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丢了要丢……了。」

「噢……啊……啊……不行了……要……啊……出来……啊……」越姐在我的狂抽猛插下,阴精四溢,烫的我的龟头一阵酥麻,一时控制不住,只感到腰眼部一酸,一股精液直射她的子宫,烫的越姐浪叫连连。

我累的躺在床上,任汗水直流,我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想穿衣服。「好弟弟,我不让你走,」越姐撒娇的倒在我怀里抱着我,「不行宿舍每晚要点名,」

我说。她听後也害怕,这事是绝不能让学院知道的,否则……「那你以後要老来陪我,」「好……好……我答应你,」说着我亲了她一下。

躺在宿舍的床上我回味着刚才的一幕,渐渐我进入了梦想,我梦到了小延姐,她向我哭,说我对不起她,我惊醒了,为我的卤莽有点後悔。

 我与表姐

我(宋小强),很快我们学院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了,同学们都忙着回家,我和几个北京的同学一起坐火车回到了北京,当见到父母後他们自然很高兴,在家住了几天,父母都夸我长大了,知道心疼他们了,苗姐和玲姐见到我後,我们三人有种陌生的感觉,我们彼此很客气,就在一起吃了一次饭,我和她们心理都很明白,我们的缘份到了,相互把对方当成了好朋友,让我们过去美好的日子留在永远的记忆中。

我从那次後就没有在出去,每天在家中上网,看电视,但是我一直坚持锻炼身体,这是我在学院养成的好习惯,快到春节了,我的父母都放假了,他们和我商量说:春节要到上海我大伯家过年,因为我们和大伯一家好几年没见了,只是常通电话而以。

我大伯在部队是学医的。转业後分到上海浦东一家甲等大医院,他任副院长,而我的大婶是医院内科的主任,他们有一个女儿,比我大一岁今年20岁,在天津医科大学念书。大我也很高兴去大伯家,我们阴历27乘坐上海民航的飞机於下午四点半抵达蒲东机场,我和妈妈都穿着军装,而父亲则穿着深色的西装,在机场我们见到了大伯,大婶和表姐,他们是来机场接我们的。

车在离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急驰着,我昏昏的有些困意,耳边不时传来父母和大伯,大婶,聊天的声音,我不知他们在说些什麽,忽然我放在後座上的手碰到了一只滑嫩,柔软的小手儿,我知道是表姐的,我一动也不敢动。

我感觉她的手也在发抖,我心想我不是故意的,我怕她叫出来,她不但没有叫,也没有把手移开,我问大伯咱们什麽时候到家。

哦……小强着急了,还要四十多分钟,我和表姐都没有在动,可时间一长我的手心紧张的直出汗,我小心的接近她的小手,慢慢的握住了它,见她没有反对,我的大手整个包住了惠姐纤纤的嫩手,我感觉她的手也在出汗,一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说。

终於到家了,看车停了下来,我慌忙松开她的手,见她脸红红的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我们下车来到大伯的家,这是一幢四室两厅的住房,「在上海这样的房子要多少钱,」我妈妈问到。「哦……要100万左右,这是单位分给我的,才几十万,不过装修花了好多万,愿不的这麽漂亮呢!」大伯家的小保姆已准备好了晚饭,我们洗簌了一下後来到了餐厅,餐桌上摆了好多的菜还有两瓶红酒,几听饮料。

我门围坐在桌旁,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表姐坐在我对面,我们两个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们用眼睛相互看着,她微笑的看着我,用眼神交流着感情。

我们吃的差不多了,而大伯和父亲还在喝酒,妈妈和大婶在一直聊天,是啊……好几年没见了,是有很多话要说。

突然有人在桌下碰我的脚,我一看,是表姐,她看着我向客厅努了努嘴,然後站起来走出餐厅,我也跟着站起来,「大伯,大婶,我吃饱了,」「哦……好……你去和你姐去看电视吧!哦……」

我来到客厅,表姐已坐在那里了,我刚想打开电视,表姐开口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小强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好的,我去和妈妈说一声,」「不用啦,我去说,」很快表姐回来了,对我说:「走--我和他们腿了,」我拿起外套和她出了门。退我们来到了有很多情人谈恋爱的外滩,上海的冬季比北京暖和的多,真不愧是国际大都市,华灯初上,满街霓红灯,很多店面都在营业,到处张灯结彩,有很浓的节日气氛,不知朋友们去没去过上海,那里的女孩又高身材又很好,但大都较瘦,最好的是她们的肌肤,白细又娇嫩。而男人们却又矮又瘦。

我和表姐走在街上,引来不少人的目光,我们都是北方人,身材比较高大,表姐既有南方女孩的雪白的肌肤,又有北方女孩的丰满和性感。

表姐挽着我的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一惊,刚想开口,表姐却娇滴滴的说:「怎麽怕了,刚才在车上你怎麽那麽大胆,」「我……我……」我支支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小强,啊……你有女朋友吗?」「哦……没有,我们学校不让谈恋爱,姐你有吗?」

「当然有,我和你说我们都同居半年了,我没在学校住,在外租的房子,学校不管,我们那松,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啊!」

「我不会的,」「你没女友,还是处男吧,」「哦……是……」我说了谎话,真的表姐显的很兴奋似的。

「那你就不想女孩子吗?」「我也想,可是?」「你喜欢表姐吗?」「哦……喜欢……」「那好,把你的第一次给我好吗?」我见她眼中露出渴望的神情,我心中暗喜也很激动,可我不会呀!我来教你,没想到表姐这麽大方,我就别装了,好的,我们也像其它的情人一样拥抱接吻……

一直到春节,我们没有机会在一起,当我们都很失望的时候,好消息来了,我的父母和大伯,大婶,要到乡下的一个亲戚家看看,明天走後天才能回来,我和表姐都和高兴,到了第二天他们走了,表姐给保姆放了一天的假,晚上只有我们两人了。

表姐下厨做了几个好菜,还拿出了啤酒,在表姐的建议下,我们都穿着内衣进餐,我穿着黑色小内裤,有很多阴毛都露了出来,强壮的体魄显的我更加充满魅力,我自己在餐厅先喝着酒等表姐。

门一开,表姐进来了,我顿觉眼前一亮,太美了,简直是非常完美的性感姑娘,她披散着满头长发,上身穿黑色半透明沙质胸罩,露出大半个雪白的乳房,隐约看到那暗红色的大乳头,而另一个乳头则调皮的从本不大的胸罩中钻出头来,大概是想看看我的样子吧,越过她那纤细的小蛮腰,看到下身穿一条和胸罩配套的黑色半透明小内裤,透过它能看见表姐整齐的阴毛和深红色的阴部,两条同样白嫩丰满的大腿上穿着黑色长统丝袜,脚穿一黑色高根皮鞋,黑白相间,煞是迷人,更显的神秘和性感。

我的下身不觉一热,阴茎随之涨了起来,姐……你太漂亮了,这麽性感的内衣你也敢穿,看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娇媚的用白嫩的玉指戳了我脑门一下,「小讨厌,这是我男友送给我的,他说男人大都会喜欢的。」

「我们常穿着内衣做爱,哦……你们真回玩儿呀!今天咱们多喝点酒,刺激一下好吗?我有一包叫催情粉的春药咱试试?」「好……好……好……」

在吃饭时表姐用她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不停的隔着内裤揉搓着我的阴茎,见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表姐笑着用她色迷迷的眼睛挑逗着我,一会我们体内的药物开始发作了,

看着她躺在我的怀里,没想到长相文静的姐姐内心却是如此的淫荡,白皙的皮肤,性感的嘴唇,长长的睫毛,娇小的鼻子,一喘一喘的……

我禁不住低下头,轻吻惠姐的长发,并一边用手隔着胸罩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

惠姐口中喘着粗气,紧紧抱住我,不自觉的把那性感的红唇凑了过来,我低头吻在她微开的唇上,她的唇湿湿的口中有股迷人的香气,刺激着我的性神经,惠姐随之吐出香舌,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传遍我的全身,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乾的唇上舔着,我一张嘴,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吐入我的口中,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一会儿我舔她的唇,弄的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

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手,也划向她的胸部只觉得她的乳房太大,一只手根本把握不住,我极尽所能的将手张大,也不过能覆住三分之二左右,乳房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而每次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压迫时,她那咬唇蹙眉的表情也很可爱,表姐不动不动地抱着我,享受着我的爱抚。

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的乳头开始勃起,在我的掌心除了柔软,还多了点硬挺的触感,而她在热吻中,偶而不自觉地吐出几响哼声:「啊……啊……啊……」而身子也多了些不自主的扭动。

我的体温开始上升,阴茎也不甘寂寞地开始抬头,她的小手不知何时在我鼓涨的阴茎上抚摸着,随着我阴茎的肿大,我感觉她的体温也逐渐的升高,以及因为兴奋而急促的呼吸所造成的胸部起伏。

我双手从她浓密的长发下由颈项沿着背脊下滑,柔软又富弹性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抚摸到了圆润的臀部,我促狎地捏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声,瞬即害羞地闻:「讨厌啦,坏弟弟。」

说着表姐用两条腿紧紧夹住我的双腿,芳香柔软的樱唇紧吻着我,灵巧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狂舔。

并用那仅穿了一条小内裤的圆圆的肥臀在我的大腿上前後滑动。她的阴赦着薄薄的内裤摩擦着我的阴茎,她的两条腿夹住我的阴茎,在她的阴唇中摩擦着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那里已是湿湿的一片。

我终於忍不住了,解开她的胸罩,我终於看到了那双可以令所有人都惊叹的乳房,是那麽的洁白,如两只洁白的小兔子一般的跳了出来,上面还有两颗粉红的花生米,把我的脸俯在那一对巨乳上,疯狂的吻着,并不停用牙轻咬那两颗红豆。惠姐不停扭动着身子,两条大腿紧紧夹住我的一条腿,使劲地磨擦着,并用手疯狂的摸着我的头。我用手把惠姐那早已湿答答的内裤褪下。

使劲搂住这具丰满的躯体,并不停在它上面狂吻,一路朝下,吻过平坦光滑的小腹,看到了垄起如小桃子的阴部,那里浓密的黑色阴毛,花瓣一暌般的肥厚的阴唇,粉红的屁眼,我把脸贴上去,用舌头顶开阴唇,疯狂的舔着,用我的舌头轻轻舔着那暗红的阴蒂,轻轻抖动刺激的惠姐有一些痉挛,惠姐的阴部已一片汪洋,弄的我满脸都是淫液,但这更刺激了我,我把舌头吻向那菊花般的屁眼,惠姐不由的浑身发紧,口中已不由的发出呻吟:「啊啊啊……哦哦哦……」

「好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太舒服了……往深点好弟弟……啊……啊啊啊……」

我的舌头慢慢探进惠姐的阴道,急促的抖动,进出,舌头不停的刺激着她嫩嫩的阴道,她的叫声越来越大……    「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好弟弟你快要舔死我了……我的逼漂亮吗?」

猛然,惠姐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我的口中……随之也啊啊啊啊啊啊--的长叫……「好弟弟姐姐泄了一回了,让我来给你舔……」现在的惠姐,早已兴奋的粉脸通红,眼光迷离了。蹲到我的两腿之间,褪下我的内裤,我粗大的阴茎随之弹跳了出来,「啊……真大……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是我见到的最大的一个,」说着惠姐用玉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阴茎,低下头,轻轻用双唇含住我的肉棒,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吻了起来。

惠姐先轻轻的用舌尖舔着马眼,并用那热热的双唇吞吐着我粉红的龟头,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我的小弟钻在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涨的更大更粗了,而她继而用嘴使劲含住我勃起的肉棒,疯狂的吞吐起来,每一次都是那麽的用力,那麽的深入,并且鼻腔中发出令我销魂的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惠姐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大阴茎触到她的阴部,那里已是淫水淋淋,此刻的姐姐整低头看着我们的阴部,一张性感的小嘴不挺呻吟着,我轻轻分开她的腿,现出那已是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部,胯往前一挺,龟头挤了进去,好紧啊!我缓缓用劲,终於我粗大的肉棒全进去了。「哦……哦……真涨,我的逼被你的大鸡鸡填满了……」

「好弟弟,你的好大啊,我真喜欢啊……」我的胯使劲的向上顶着,以便我更能深入到姐姐的穴心,她也两腿紧夹住我的双腿,一起一落,使劲向下干着……干着,那种紧紧的湿滑的快感涌了上来。

我抱住惠姐的细腰,疯狂的抽插起来,她也更加兴奋,仰着脸微张着嘴,不时还舔着嘴唇,嘴里叫着「啊……快点,好弟弟,使劲往里插深……点……操死我吧……快快……大鸡鸡弟弟……」

我两眼盯着她被乱发遮挡了半边的俏脸,看她痴迷的样子,不由得就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啧啧的水声响起来,下身撞击惠姐屁股和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惠姐的反应更加强裂,两腿紧夹我的腰,使劲向下用着力。两手着抱她圆润的玉臀,那种光滑柔腻的感觉刺激的我更加兴奋。

我们始终一起看着大鸡巴在嫩穴里出出入入,当肉棒完全插入阴道时但见两片嫩肉夹着鸡巴根部,当肉棒出来时带动着大阴唇翻了出来……

我还不时看着惠姐两个白嫩鼓涨的乳房上下左右抖动,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一触碰到她的两个挺得高高的乳头,她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啊……啊……哦……哦……哦……你坏死了,操的姐姐……」

惠姐的下面已泻的一塌糊涂,弄的淫液到处都是,不仅沾满了她的肥臀,还有一部分流到了我的腿上,顺着我的腿往下流着…………

「姐姐……姐姐……不行……受……受不了……啊……嗯……嗯……弟弟……你……你真行……啊……啊……唔……晤……嗯……晤……」惠姐声音变成了闷声,但头摇晃得更厉害,长发不停的甩动着。

我将舌头使劲伸进她的口中,马上就让惠姐滑溜的舌头卷了起来,深深地吸了进去。很快,两个人的口水搅和在一起,又不断溢出两人的嘴角,蹭得满脸都是,我们谁不愿擦一下,相视笑了笑,只顾吻着,操着……

我看着姐姐放荡,淫浪的表情说到:「姐姐,弟弟干得舒不舒服呀?」

「舒服……啊……真舒服……嗯嗯……啊……哦……哦……」

我尽量将龟头抽到肉洞口,再猛地插到底,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终於,她向上弓起腰部叫着:「我来啦……我来啦……弟弟……弟弟好弟弟……」惠姐口中一面大叫着,一面双手紧抱住我的臀部往前拉着弟弟,「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真舒服啊,我愿一辈子让你操,好弟弟,快点啊……」

姐姐被我操的阴道紧缩,随着她的一声低嚎,一股热热的阴水喷到我的龟头上,我立刻也到了高潮,终於在惠姐的浪穴里一泻千里,大量热热的精液喷向她的子宫深处,她黑色的丝袜上粘满了我们的爱液……

这一晚我们连续做爱五次以上,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惠姐是我见到的最淫荡的女孩,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我已完全硬不起来了,战斗结束了,我们太疲倦了,相拥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