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和尚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我不是和尚,我也会念经,我天天想女人,我也懂爱情……」我在一个大舞台上唱着歌,下面有无数的和尚丶道士丶尼姑在给我呐喊。

清晨,一阵敲锺的声音把我从周公那里拉了回来。原来是在做梦啊……我迷迷糊糊的就从床上起来了,连衣服还没穿就来到了窗前把窗子打开。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早上起来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对身体有好处。

冬天的寒气让我清醒了不少。

「好冷啊,把窗户关上吧。」我师兄在床上说。

「你太懒了,快起来吧,记得把被子弄好。」我说:「今天市长和省里的人要来参观,等一下你就在房间里看电视好了。」

「知道了,反正我这个师兄也不能出去见人。」师兄说站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然後走到里间洗手间把昨天晚上积累的东西都排出去後又梳洗了一下。

「大师,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一走出房间就有个女人来说。

「谢谢卢施主。」我说着双手合什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大师,刚才王秘书打电话过来了,说市长和省里的人会在九点锺到。」她说。

「哦,那就麻烦施主准备一下。」我说。

「已经准备好了。」她说。

「谢谢,施主一定会受到我佛的庇佑的。」我说。

「谢谢大师。」她说着退了下去。

我不是和尚,我是个喇嘛。喇嘛和和尚差不多,都一样念经理佛,但是喇嘛却又很多地方和和尚不同。比如说衣服,现在是个人剃个光头就可能被人当成和尚。但是喇嘛可比和尚讲究多了,衣服也要气派不少。现在喇嘛主要分布在内蒙古丶蒙古,还有西藏等地,而我现在就是在内蒙古的一个小镇上

内蒙古的喇嘛教就是从西藏传过来的,现在在草原上那些牧民还保持一个传统,那就是每对夫妇要生三个孩子。其中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孩子就是要送去做喇嘛。从小我就对喇嘛和和尚很有兴趣,因为小说上,电视中的和尚或者喇嘛都有高深的法力。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当喇嘛,而当喇嘛完全是不得已而已。

我高中毕业後上了一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学,一次我在寝室里把一个瓶子扔了下去,结果正好有一个该死的家伙从楼下走过被瓶子打中了脑袋。所以说他该死呢,一个瓶子落在头上就把他砸死了,凑巧的是他又是我的情敌,我虽然有杀死的他的想法但是不敢去实践。现在可好,他死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事情,所以我就是第一怀疑的对象。怎麽办,我连夜收拾东西回到了内蒙古老家,後来在家里众多亲戚的帮助下我被送到了当地有名的庙里出家,後来又辗转来到这个小镇上成为这镇上唯一的喇嘛。

小镇地处河北同内蒙古的交接地,山清水秀的。为了发展旅游业,当地政府把山里的一个小庙扩建,正好我又是镇上唯一的喇嘛,於是就被请到了寺庙里。每到节假日我就会举行一些法事,或者给人占卜,给护身符开光之类的。一来二去来这里的人越来多,我也就跟着出了名。

政府十分照顾我,担心一个人寂寞给我装上了有线电视。我对电视没兴趣,但是计算机就另说了,因为当初在大学时我读的就是计算机专业。後来我以同世界上其他的同道交流佛法为名争取到了一台计算机。

这个庙很大,於是又找了一个人来帮我。但是找个女人来确实我万万没想到的,这个女姓卢,不知道叫什麽,我有时候叫她卢嫂,正式场合下我叫她施主。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她的家里人在一次大火中都死光了,她也没什麽亲戚。镇上的人都传言这个女人天生的衰命,灾星降世。後来政府把这女人安排到政府大院去做清洁工作,说来也奇怪,才一个月政府的一个仓库就着火了。就这样政府把她安置到了庙里,说是用佛法化解她身上的厄运。她就成了庙里的杂工兼厨师。

昨天接到通知说省里要来人过来参观,没办法我还得去接待,这个庙搞好了後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些领导来参观上香,而且还捐钱。说心里话我挺讨厌那些家伙的,有这些钱给贫困山区盖几所学校多好。那些领导更傻B,自己学的是唯物主义哲学,到头来还得信佛信教的。

就这样忙了大半天,陪那些领导们吃了斋饭然後才把他们送走。

我站在庙门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後才回到了庙里,回到房间後发现师兄正在那里浇花。看到师兄的背影,我的心里立刻燃起了欲望之火。我立刻走到师兄後面,我把僧袍撩了起来,用阴茎隔着裤子不断的在师兄的屁股中间摩擦着。

「讨厌……他们走了吗?」师兄说。

「当然了,要不然我怎麽敢啊。快,快帮我搞一下,我都受不了了。」我说着蹲下身子把师兄的袍子撩的高一点,拉下裤子後我将鼻子埋在师兄双腿之间呼吸着阴部那能刺激我欲望的味道。

我伸出舌头在她的阴部那条裂缝上舔来起来,同时双手用力的掐着她的臀。

「嗯……你……你真讨厌……被人看见怎麽办?大白天的。」师兄用双手按着我的头说。

我松开嘴唇然後把她的双腿分的开一些:「放心,现在没人了。那些领导都走了,至於看热闹的都在大殿上。卢嫂也在那里收拾呢。」我说着掏出了阴茎,龟头已经充分膨胀起来了,尿眼处还有一丝透明的液体。

她瞪了我一眼,然後蹲了下来用一双白嫩的手在我龟头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後又用脸去蹭。

一阵酸酸的麻麻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我摘下了她的帽子扔在一边,然後用手摸着她光光的头皮。

「冷啊。」她说着又把帽子抢了回来扣在头上,然後张大嘴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头轻轻的舔着。

「真他妈的爽。」我说出了一句和我身份特别不相符的话。

她听了这话後立刻用牙齿在我的龟头上用力咬了一口,我立刻把龟头用力顶入了她的喉咙中。她则用双手抱着我的臀。看着她的鼻子都要贴在我的阴毛上,我心里异常的兴奋。

我的师兄当然是个女的,她其实是我的女朋友。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喇嘛根本就没什麽心思去真正的理佛,来到这里一段时间後我就开始想起以前的事情,每天晚上几乎都是欲火焚身。後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托政府的王秘书从外面的宾馆中找「鸡」出来,我的理由很简单,「合体双修」。这种修身的方法在佛经中有记载。王秘书和我关系不错,每次庙里有什麽捐款我总忘不了他的好处,会适当的给他留一点。

王秘书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给我弄来个女的,我同那女子合体之後又把她送了回去。但是这也不是个长久的方法,被人知道一个喇嘛天天去找「鸡」这成何体统,我就没办法在这里混了。於是我想到了我的女朋友王虹。她大学毕业後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而她和我一样比较懒惰,於是我将她叫到了我这里。平时只是假装念一会经而已,其他时间电视,计算机什麽都有,随便玩,而且每个月还有可观的收入,这麽好的事情她当然同意了。

怎麽样让她在庙里长期住下来是个难事,後来我想到了办法,让她做一个假的喇嘛。把她的头发剪掉,然後找个大点的衣服换上,这样可以遮住她的胸脯。经过有一番打扮後还真像那麽回事。对外则说是同道的师兄在这里修行,就这样我们每天可以在一起了。

「别舔了,再舔我这东西就要化了。」我说完把阴茎从她的口中拉了出来。

她站了起来,然後双手按着窗台。

我把她的袍子撩到她的後背上,然後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内搅动了几下,很快里面就湿了。我用龟头沾了点她的液体,然後双手用力扒着她的臀。

「噗……」阴茎顺利的插了进去。

我双手从她肋下插入隔着僧衣摸着她丰满的乳房,下体则用力的前後抽插起来。

「滋滋……」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一阵阵腥骚的味道从我们的阴部飘到我的鼻孔里。

她的阴道十分的顺滑,抽插起来也是异常的刺激。我只要阴茎一进入女人的阴道中就什麽也不顾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九浅一深」的方法我根本就不用,只是一味的用力猛插,直到插的我累了为止。

今天因为忙活了大半天,所以才一会我就感觉到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几下快速的抽插後,精液毫无保留的射进了她的阴道中。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压在了她的背上,阴茎依然插在温暖潮湿的阴道中。

「讨厌……

怎麽这麽快就完了,人家还没过瘾啊。」她晃动着身体说。

我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不行啊……我忙了一天了,现在哪有那麽好的体力啊。」

「我不管,你给我舔……不然我就出去告发你强奸我。」她说。

「好好……什麽强奸啊,你情我愿的叫通奸还差不多。」我说完蹲下身体,把舌头伸到刚才我阴茎开垦过的地方,这时候她的阴部已经沾了很多的液体,味道特别的重。我闭上眼睛用舌头在她的阴道中用力的搅动着。

「嗯……嗯……」她满意的呻吟着。

我把嘴唇对准她的阴道连吸带舔的终於把她弄到了高潮,她舒服的晃动着身体。

我站了起来亲吻着她的嘴唇,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你的舌头都咸了。」她说。

「那还不是你自己的味道啊。」我说着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後我躺在她的身边玩弄着她的乳房。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啊。」她忽然说。

「为什麽啊,在这里不挺好的吗?」我说。

「我在这里都半年多了,得回家去看看啊。」她捏着我的阴茎说。

「什麽时候回来啊?」我问。

「大概要三四天吧。」她说。

「好吧,最好快点啊,不然我这里可受不了啊。」我说着用阴茎摩擦着她的手心。

「知道了。」她说。

女人不在我感觉做什麽都没意思了,早上起来送走王虹後我就回到房间,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後我接着睡觉。昨天实在是累,晚上还要做很多床上运动。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下午了三点多了。

我起床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然後就来到了大殿。大殿中央有三尊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是谁的佛像在那里。这些佛像白天看起来都是慈眉善目,可是下午看的话就是另一种味道了。

我坐在中央那尊佛像下面,手里拿着念珠,然後开始胡乱的念起了我自己发明的经文,这时候卢嫂走了进来打扫大殿积攒了一天的灰尘。

「对不起,大师,打扰您了。」她特别有礼貌的说。

「没关系,您继续吧。」我说。

卢嫂长的没有什麽姿色,身体因为长时间在庙里劳动的原因看上去很结实,尤其是胸前的乳房。我总感觉那乳房是第二次发育了,那对乳房比我女朋友的还大,即使是卢嫂轻轻一转身那对乳房都会一动一动的,同时我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的。大概是因为女朋友刚走的原因,所以我特别的注意卢嫂。

卢嫂打扫完後在每个佛像的香炉里都点上了几支香,而且还特别虔诚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佛祖保佑,施主好人会有好报的。」我说。

「谢谢大师。」她说着站起来走了出去。

其实自从我开始在喇嘛身份的掩护下玩女人的时候,我就想到过要把卢嫂换走,不过看她现在已经30多岁了,又无家可归能换到哪里去呢。好在卢嫂还很自觉,晚上只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所以一直半年多了她也没发现我和王虹的事情。

晚上我吃过饭後玩了一会计算机,感觉没什麽意思於是来到了大殿上。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发现卢嫂已经跪在那里了。

「卢……嫂,哦卢施主……」我叫道,现在我到是挺恨我这个身份的,在当几年喇嘛说话的方式都要变了。

「哦,大师。你还没有休息啊。」她站了起来说,然後冲我施礼。

「施主这麽晚了还在这里念经吗?」我问。

「嗯。」她点了点头,然後眼睛一亮,好像想起了什麽:「大师,我……我有件事情想问您。」

「请说。」我说。

「那……那……我今天不小心看到大师和您师兄在做……做……」她吞吞吐吐的说。

我一听吓了一跳,帽子下的光头上立刻出了一层的汗。没想到隐藏这麽长时间还是被发现了,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个啊!哈哈哈……」我笑了几声,然後念了一句佛号:「其实,师兄确实是个伪装而已。她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她因为家里出了事才来这里,决定用佛法化解身上的灾荒的。」

「啊?这麽说她和我差不多了。但是……但是你们……」卢嫂问。

「施主难道没听说过佛家的合体双修吗?我那是在将我的元阳通过嘴丶手,还有孽根将我的佛气传给她,这样可以帮助她早点脱离苦海。而她这次下山就是要回去验证一下佛法的效果。」我把在小说里看到的东西胡乱语的说了一通。

「哦。原来是这样啊。大师是活佛啊。还请大师帮帮我啊!」她忽然跪在了地上。

「施主请起,这是为何?」我问。

「大师,您一定知道我的事情了吧,我也想把自己身上的灾难都甩开。大师您能不能也和我合体啊。」她央求道。

「啊?可是……」一听到她这话我着实是没想到过,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不是整个馅饼铺都掉了下来了。

我虽然满新欢喜,但是还不能完全表露出来:「可以,是可以,不过这种修炼方法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那位女施主也是用了半年的时间。」

「没关系,大师。一年丶两年都没关系,我……我只是想让我身上的霉运快点散去。」她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

「那……好吧。」我说。

「谢谢大师。」她给我磕了好几个头。

我伸手把她扶了起来,然後……

她看了看我,然後开始脱衣服。很快她就赤身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仔细的打量着她,没想到她在庙干了几年皮肤居然还是那样的白。我的眼睛自然的落在了她的乳房上,这对乳房真的很丰满,看上去就像是熟透了的水果一样,你不去碰它它都有可能自己掉下来,两个乳头很大,就好像葡萄一样。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身体好像都要发光了。

我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供桌上,然後我把帽子摘下,扣在她的脸上。

「大师!请吧……」她说着分开了双腿。

既然事情都到了现在这地步了,我再客气就是对她的不尊敬了。於是我哆嗦着伸出了手在她身上抚摸着。

「嗯!」我的手指才一碰她,她立刻哼了起来,大概是许久没被男人碰过了吧。

她的身上很热,我的手直接就奔向那一双丰满的让我流我口水的乳房,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那种滑滑的感觉。

我伸出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轻轻一舔,乳头立刻硬了起来,就连周围的乳毛也立了起来。看到那可爱的乳头在不断的诱惑我,我张口将其中一个含在口里吮吸着。

卢嫂的身体散发着一股中年女人特有的味道,这种味道同她阴部的味道还有大殿上的香烟味道混合在一起,我用力的抽动着鼻子贪婪的呼吸着。

「嗯……嗯……」随着我用力的吮吸,她的呻吟声也变大了。

我另一只手试探的摸上她另一个乳房,她没有拒绝,我立刻双手齐用在她的身上胡乱摩擦起来。

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中年女人,长期在山里住,而且每天都要从事一系列的工作。为什麽她的身体会这麽的滑,难道是天生的。就在我玩的兴起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了,我怎麽表现的像个色狼,虽然我就是,但是现在是在「合体双修」啊,於是我正了正嗓子:「阿弥陀佛……施主,我要进一步动作了。」

「嗯,大师……请……请吧……」她的声音充满了渴求。

我慢慢的顺着她的身体一直亲吻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大殿上的灯光实在是够暗的了,我无法看仔细她阴部的样子,但是隐约可以看见很多的毛毛。我呼吸着那微微的腥骚气息,然後用手指摸着她的阴部。

她的阴唇很厚,摸起来特别的有弹性。我的手指分开阴唇,进入了她温暖的阴道中。

「啊?」我叫了一声,因为她的阴道实在是够紧的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处女的阴道啊。

「大师……怎……怎麽了?」她的声音变的特别的有磁性。

「施主身体构造奇特,前世必为贵人啊。」我随口说了一个谎话。

我抽出手指然後把手指放进口中品尝,然後我慢慢的把衣服解开。这又大又长的僧袍子穿虽然不好穿,但是脱起来还是很快的。我又把头探到她的双腿间,然後用舌头在两片嫩肉上来回的舔着。

「嗯……」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阿弥陀佛∼施主想叫就叫出来吧,在佛祖面前一切伪装都是没用的。」我说。

听到我的话後她的呻吟果然大了少许,而且也不像刚才那样手放在一边一动不动。她把手放自己的肚脐上轻轻的扣着。

她的阴部上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和她爱液的混合液,我直起腰然後跪在供桌上。我把盖在她脸上的帽子往上挪了挪,这样她的嘴就露出来了。

我用龟头在她双唇之间摩擦了几下,她自觉的张开了口。这样我的阴茎成功的进入了她的口中,同她的舌头摩擦在一起。

她的舌头笨拙的在龟头上左舔右舔,完全掌握不到要领。我轻轻的抽动着阴茎,很快她的舌头就跟上了我抽动的节奏,慢慢的配合着我,同时她的手伸到自己的阴部,手指在阴道里抽动着。

在这麽宽广的大殿内,在三尊庄严的佛像面前,我居然和一个女人在做这种事情。要是世界上真的有佛存在,那麽他们也会被气的翻白眼,一个家伙居然冒充喇嘛来骗女人。想到这里我就更加的兴奋。

「要开始了。」我说着从供桌上走了下来,然後拿起念珠放在她的身上。

「嗯!」她点了点头,双腿分的更开了。

我用龟头在她的毛毛中间摩擦几下後找到了那潮湿的入口,我用力的一顶,阴茎插了进去。

「啊……」她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声音在大殿内回荡。

我也叫了一声,只是我的声音同她的比起来就不算什麽了,她的阴道真的很紧,简直就是处女的阴道。我的阴茎只进入了龟头而已,在往里插都有点困难。

「嗯……啊……嗯……」我每次试图深出的时候她就会发出这样的叫声,同时龟头就会有更大压力。这种压力同摩擦产生的快感交汇在一起,充斥着我的全身。

我慢慢的扭动着阴茎,经过我上下左右的动作,阴茎终於进入了一大部分,感觉好像在一个温泉中一样,周围又热又潮湿。抽动的时候还滋滋做响,这真是双重的享受。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念珠,当我把念珠扯过的时候上面已经沾了很多的汗水。我拿起念珠用一粒粒的珠子摩擦着她的乳头,看着乳头被念珠拨动那感觉真是妙极了。

我更加的用力开垦她的阴道,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激动。因为她的阴道就是一松一紧的蹂躏着我的阴茎。

「阿弥陀佛……」在这紧要关头我依然没有忘记念上几句佛号。

「大师……我……我……」她忽然挺起上身抱住我。

「没关系,放松,放松……」我说着把舌头伸到她的口中,她立刻贪婪的吮吸起来。

我拿着那串潮湿的念珠在她的肛门附近不断的徘徊,然後慢慢的把一颗珠子按到她的肛门中。

「啊……」她痛的叫了一声,大概是肛门没有被人开垦过的缘故,我就趁她叫声还未停止的时候另一颗珠子也塞了进去。

每塞一颗她的肛门都会用力的夹紧,这样她的阴道也跟着紧紧的夹着阴茎。我尽量放满速度,让节奏同我抽插的频率一致。

就这样很快我就塞了二十几个珠子进去,然後我抓住一头用力的把二十个珠子全部拉了出来。

「啊……」她大叫的同时阴道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夹住了我的阴茎,我则本能的用力插到阴道的尽头,接着她的阴道前後的一起收缩,同时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将我阴茎包围。

此时的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她依然在收缩的阴道中。

我立刻将阴茎拉了出来,然後跳上供桌把阴茎塞到她的口中,她也是用力的吮吸把剩余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阿弥陀佛……」我说。

「谢谢大师……」她说,一丝精液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不客气,这只是第一次,你刚才有没有一种以前从未有的感觉?」我问。

「是的,我……我感觉好像飞起来一样。」她擦了擦嘴角的精液说。

「那就对了,那就是灾难,苦恶离开身体的感觉。这只是一小部分。」我说道。

「那以後还要麻烦大师……」她披上衣服後就要给我磕头。

我立刻把她扶了起来。看来以後是有点我累的了。

王虹回来後我把这事告诉了她,她说我欺负人家卢嫂不知道高潮的滋味。我则说这是善意的欺骗,女人没有男人也很可怜。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