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护身符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有雪斋翻译集1998/8/18

  ——————————————————————-

  恶魔护身符

  作者:NGB

  译者:古蛇、Leonic

  提供者:Daisy at T2

  第一章:发现

  当假期的最後两天,十二岁的比利,正在祖先位在德国的一所古堡中进行探索。

  的确,比利他们家的这支旁系,从德国搬迁到美国已经有百多年了,但一直以来,比利的祖父仍试着和本家维持往来。

  这趟旅行,基本上来说,是妈妈为了要摆脱父亲死後的那片空白,而成行的。(或许,她是试着在某处发现父亲的片段回忆。直至如今,她仍不能接受他的过世。)

  妈妈已经清楚表示,隔天下午,大家将搭飞机踏上归途,而这是绝对无法更改的。

  所以,在最後的这几天,比利甚至连休息时间都加入了探索行程。

  他从现代化的区域开始工作,随着热与流动的水,到达了破旧的走廊。比利确定,自己发现了一个通往神秘宝藏的隐密通道。

  他直直走着,偶尔会停步在一个看起来非常奇怪的岩石前,或转头去看。固定在墙上的火把,火焰似乎在摇动。

  任何成人都会告诉他,这事只会在电影里发生,而他是被电影愚弄了。很幸运地,没人能告诉他这点。也很幸运地;因为他的确发现了一些事物。它是一个被放置在城堡下方岩石中的古老金属环。

  比利已经考虑清楚,也许拉下金属环不会显示任何秘密,或者,它会在每次被使用时露出它的秘密。

  所以,他尝试转动它,没有什麽;他尝试拉和推它,没有什麽。最後,他尝试上推。

  喀拉……

  若非够机警,他几乎被吓到。他紧张的看着周围,确定四下无人,然後再回到这枚金属环旁边。

  再推它并没有发生什麽事,但,当他再斜靠到墙上,一条通路出现了。墙壁内部显出一间小房间。

  打开手电筒,他进入这房间,比利当然看见了许多老的书籍(於德国,这是理所当然的)和一个较小,满是尘埃的玻璃箱子。因为看不懂,这些书籍他并不怎麽感兴趣。

  然而,有一个古怪模样的护身符和链条在箱子之内。他打开橱窗门,将东西取出。

  它是一个坚固的铁圆圈,顶端以四个三角形突出,底部和旁边,以一个五芒星形蚀刻居中。

  当他正在研究它,一个声音在他脑内响起。

  它很显然的不是他自己的想法,因为它排挤掉他的其他想法使得自己被听到。

  『您是谁?』

  受到惊讶与冲击,比利向後跌去。他放下了这护身符,後退了几步。

  『您是我的主人的血族,但您还未能唤醒我。我的主人死了吗?您是谁?』

  这声音现在清楚了些,而且听起来没有那麽高的威胁性。

  「我是比利。」他大声说,他的声音稍快了些。

  「谁……,你是什麽东西?」

  『我是我主人与其血裔的仆人。我的主人死了吗?』

  「谁是你的主人?」

  『我的主人……』这声音停顿了下,不确定该怎麽表达。

  『我是……由大陆的统治者,威汉姆‧王格尔,所制造……』

  「咦。」

  「你的真面目是什麽呢?我的意思是,你是这护身符本身;或者,你是因为某种理由被封印其中呢?」

  「你是一个精灵,或是一个鬼,还是其他东西?」比利向前方爬去,检查这护身符,但没有接触它。

  『这只是一个小孩』,这声音对自己这麽说。他不知道我的事。

  假如我希望避免再一次的被弃置空无,我不可以震惊他。

  『我是这护身符的力量』恶魔说道。

  它不能对比利的血族说谎,但如果是经由暗示或者遗漏,那又不同。

  『我的主人死了吗?』这声音再一次问。

  「嗯,我猜是的。」比利说道:「之前我记得妈妈说,一百年前有个男爵(或是什麽其他的),叫威汉姆;他建造这城堡。」

  「他好像是一位有名的战士或是其他什麽的。」

  『这样啊,我的主人死了,而我躺在此数百年没有被使用了。』这恶魔中止说话,考虑起来。

  这男孩是其血裔没错,但他年轻,缺乏经验,还有……很容易被腐败。

  『你将是我的新的主人吗?』

  「嗯,当然。」比利道:「我想我有可能是。你能做什麽?」

  比利的心情翻涌不已,想起传说中精灵与魔法的愿望。

  『我知道其他人的思想,而且能控制他们,除非他们被奉献於另外一个更大的力量。』

  「喔。」比利不知为何,有些失望。他已经从那些精灵与妖精的许愿故事中成长,但他没能够许愿出一个宫殿,或者甚至是一个冰淇淋。不过,仍有许多事是他能做的。他能读出老师的思想,找出考试答案。

  他能找出,一个女孩是否喜欢他到愿意和他出去。他能参加所有他想要的校园赌赛,用这护身符帮助他赢(或是,令对手输)。他能使用它,当一个政府代理人去审问间谍。或者,他自己就可以当个间谍,确定没人曾经怀疑他。

  他可以……嗯。或许那一点也不值得失望。

  「嗯,我喜欢这样,我该如何使用你?」

  『把我挂在你的脖子上;我将会直接与你的思想沟通。』护身符的声音不断传来:『你可命令我去执行一个任务,或者是徵求我的忠告;这些都可以。』

  比利问道:「这只是三个愿望之一,或者,我可以照自己的意愿,多次使用你呢?」

  『无论时间多长,我属於你的所有权,在你的有生之年,我将服从於你!假如我被一个与你同血族之人所夺取,我必须服从他们,如同他们的所有权;假如我被一个非你血族之人所夺,他们将因为学习到我的真实本性,而付出生命。』

  「好啊。」比利高兴道:「但那是不是指,比如说,我妈妈或姊妹也能使用你呢?」

  『当然不是。』护身符道:『我只能被男人使用。』

  这男孩是怎麽样的一个笨蛋啊……或者说,他是在哪种世界成长的啊,他怎麽会考虑到允许让女人操作力量呢?

  很好,当这个男孩捡起它时,它魔就可以自男孩的脑中了解这个世界的奇妙。它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去影响这男孩的心灵;但仅是读心,那是没有问题的。

  一个简短的迟疑,比利拿起护身符,将之悬挂在自己脖子上。

  第二章:回家

  除了必须走经过机场金属探测器的时候,比利没有拿下护身符。

  护身符说,它能造成警卫忽视任何警报,但比利不想要把握那个机会。

  在另一方面,他被迫要求护身符去让妈妈和仙蒂(他的妹妹)忽视这护身符。他不喜欢像这样强迫更改她们的心灵;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拥有护身符的事实……

  或许,除了克理斯,他最好的朋友,他还没决定。

  他们在开学前两天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和克理斯聚会。他们在克理斯的房间内偷懒,周围包围着漫画和模型人偶,比利发出问题。

  比利问道:「如果你能读心,那你能做什麽?」

  「传心术吗?」

  「是的,没错。」

  克里斯晒道:「你是读太多你妈妈的八卦杂志了。」

  比利分辩道:「没有,真的没有。你想作什麽?」

  「很好。」克里斯笑道:「从老师的心里取来全部答案,我有一张王牌全应付所有的考试了。」

  比利道:「我已经想到那个了。我是指大致而言。你生命里希望作什麽?」

  「我不知道。也许我适合当个间谍,除非没有人好到值得我去侦察。我能读出一堆股票经纪人与公司总裁的思想,在股市赚很多的钱。」

  「是的。」比利点头道:「那现在呢。如果你能控制心灵?」

  「很好,就像作梦一样,我可以控制这个世界了。」克理斯中止说话。

  半晌,克里斯道:「控制世界太麻烦了,我或许可以接掌一个城市,或是一个州。你知道,我能够仍然做任何我想要的事物,但不必须忧虑全世界的大问题。」

  比利道:「你确定想做大事?我……我不打算真的去拥有一个州或任何事物。」

  克里斯道:「或许你是对的。假如你能拿取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时,拥有自己的某些东西是没啥意义的。」

  比利道:「但那是偷窃。」此刻,恶魔几乎要口吐白沫,它甚至想去打断并参与这场谈话,但是,它已经被命令,在比利离开克里斯家之前,不能与比利说话。

  然而,如果它不能在这样的一个场合提供意见,又有什麽方法引诱这男孩堕落呢。然後,它有了灵感(这对恶魔来说极为罕有)。

  它受的命令,防止它直接与比利交谈,但比利并没有提及任何间接交谈方面的限制,它小心地将魔力伸抵克里斯的心灵。

  「不,它不会。」克里斯道:「看,只有在你强逼某人时,它才会是偷窃。如果你没有,那麽它们就不是。」比利仍然有疑问:「但它仍然是偷窃。」

  「假如你能使他们主动想要给你,那就不是。」克里斯像毒蛇般,吐出甜美的诱惑,「事实上,你可能帮了他们一个忙。你知道,有些人如何藉着捐款而减税吗?他们或许能勾销任何由他们捐税所提供的事物。」

  「很好,或许吧。」比利的表情动摇了,「我必须考虑一下。」

  「你也能同时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女孩。好比那个爱美‧蒲蕊丝曼,能看见她的裸体,不是很美妙吗?」恶魔发动了另一波诱惑,「假如我们控制她的心灵,就能让她为我们而脱光。」

  「那样很卑鄙。」比利反驳道:「就算她不能作什麽反抗,事後她会恨我们。」

  「有时候卑鄙是会带来乐趣的。」恶魔这样想着,心底在高声欢呼。此刻,可能仅是一点点……堕落的步伐需要小步小步来,否则它很容易被识破而遭到避免。

  「我们可以让她完全忘了此事,那样,我们会是唯一知道此事的人。或许,我们还可以使她爱上我们,那麽,她就会主动地想要这麽做。」

  「我不知道。」比利动心了,但困惑还是让他有所坚持,「我必须考虑一下。」

  在此刻,恶魔看见种子已在比利的心灵顺利播种,开始生根。比利准备慎重地考虑自己的选择。

  恶魔悄然从克里斯的心灵撤退。「嘿,比利。」克理斯终於再一次地以自我意志发言(虽然他压根儿没觉察他不是),「你讨论的这件事真的能做吗?你应该知道自己不是漫画里的变种人。」

  他们用剩馀的下午时光玩Sega。不幸地,虽然迷惑住了他们,但恶魔无法影响电视游乐器,所以当比利停止时,浪费了不少时间。当夜,比利很梦见一个栩栩如生,充满魔力的梦。

  爱美‧蒲蕊丝曼穿着她啦啦队长的制服。她修长而平滑的小腿,还有其上的一件短裙,不论她什麽时候旋转起身子,都会伴随围绕着。她紧绷的上衣显现了她的大乳房(嗯,以14岁而言,算是大的)随着乳头的挺立,整个胸部明显的自紧绷的上衣中显露出来。

  她正表演一个例行的性感舞姿到一半,人在体育馆的中间。

  这体育馆是空的,但比利能听到其他全部学生的声音就像他们站起来高声喝采的部分。不论何时,她摇动坚挺的胸部,充满诱惑的臀部使劲摇摆,作着分开的美妙动作,喝采亦随之不断增加。

  她似乎注意到这喝采,而且开始回应他们,给他们更多想看的东西。事实上,她开始脱去衣服。先离开她身体的是啦啦队用的彩球,迅速地跟随彩球的是她的裙子和上衣。只穿着内裤与运动胸罩,她轻舞着步向比利。群众为之疯狂,他伸出手,解开她胸罩的扣子。

  胸罩落到地板,爱美转过身,让比利看她胸部第一眼。

  她粉红的乳头傲然坚挺,在两座可爱的白色小山丘顶端,巍巍挺立。稍稍旋转着臀部和双肩,她示意比利可以靠近一点。挺起她的胸部,就好像为了他的检查而提供。

  他伸手出去,触碰到樱桃般的蓓蕾。她战栗着身子,移近他,乞求更多的触摸。伸出两手,他握满双峰,用拇指、食指轻夹着乳头。轻轻地挤压和揉弄蓓蕾,她激烈地摇着头。

  她红色的长发,现在遮盖大半的娇颜;但她的眼睛,正以毫无遮掩的渴求,燃烧着比利。

  她抓住他的手,缓缓向下引导至她的内裤。比利有些惊讶,而後,带着些许的粗暴与用力,比利把内裤撕开。

  欢呼声震耳欲聋,他跪下来检视她的蜜处。嗯!她的体毛,虽然有些稀疏,却明显是棕色的。

  她不是一个天生的红发女郎!比利停止动作,开始怀疑自己是怎麽知道阴毛的自然颜色,而时间飞快流逝。他的手指经过小撮的稀疏体毛,让指尖下滑到她的裂缝之下。

  爱美把他推倒到旁边,掏出了他的指挥棒。

  她对於迅速旋转指挥棒的动作并不在行,但那不是她拿出它的原因。

  爱美将指挥棒的顶端,安置在蜜处的入口前,鼓起勇气,蹲站好位置。跟着,她直直地看着比利,开始坐下,慢慢地让指挥棒进入处女的秘处,在狂喜中呻吟,然後大声尖叫他的名字……

  比利醒来,开始发现他的男性象徵,喷出白浊液体。

  他立刻从床头桌抓一些纸巾,擦乾净自己。偷偷逃进浴室,他用纸巾冲洗乾净,再用抹布拭乾。

  回到床,他再次考虑刚才的梦。他必须让它实现。

  他将使用这护身符令她爱上他,然後让她忘记任何有关他们一起作的事物。恶魔对自己很生气。

  的确,在对比利的诱惑上,它已经完成了真正的第一步,但它泄漏了某些事。

  比利仅仅知道女孩子们有阴毛。他当然不知道,阴毛显示一个女孩的自然的毛发色。

  当恶魔大老远检查爱美的心灵时,它没有想到那个。笨蛋!

  如果比利看见爱美的阴毛与梦境符合,他可能明白到某些奇怪事物已经发生。

  嗯……已经没有时间让她的发色与她的阴毛颜色符合,但还是有时间来更正这问题,它重新开始去接触爱美沉睡中的心灵……

  第三章:爱美

  次日,是学校头一天上课。

  由於这是一个小镇,十二个年级全在一栋建筑物内。

  比利刚刚升七年级(相当於国中一年级),那代表,那代表他必须到不同教室去上不同的课(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但他的心神不在课堂上(头一天的课堂没发生什麽有趣事)。他没办法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不去想有关爱美的种种。

  爱美比他大两年级,已经和别人约会过了。

  距离十六岁尚有一年。

  但她与他上课的班级没有重叠!

  『啊!』

  如果放学後找不到她,那要如何约她呢。

  或许……

  「护身符?」比利在心里呼唤道。

  『是,主人有事吗?』

  「你能帮我找到爱美吗?」

  『是的,主人。』

  『假如你要,不管你希望要在什麽地方,我都可以立刻使她来见你。我甚至不需要接近她』

  「真的吗?好,让她来见我……你能让教练别锁上棒球更衣室而且在放学後让更衣室空出来吗?」

  『没有问题。』

  比利道:「好,等到放学,一切准备好後,让爱美到那边见我。」

  『一切将如您的期望。』

  过了几个小时,最後的放课铃响起。

  学生们冲向更衣室,教室很快地空出来。

  当学生们纷纷步进巴士和汽车後,学校里连走廊都变得空荡荡了。

  当比利溜进男更衣室,他觉得自己实在像个小偷还是犯罪什麽的。

  看见副校长走时顺手把一串钥匙带走,比利立刻使用护身符以确保等一下自己有办法离开学校。

  打开门,进入更衣室,比利看见了一个孤单的人影站在房间之中。

  打开灯光,他看见了爱美,转过身来迎接他。一个茫然的眼神,出现在她的双瞳中。

  「护身符……」比利停顿道。「你有一个名字吧?我是说,我不想一直叫你作护身符。」

  恶魔考虑起来。

  他这种恶魔通常有很多名字。

  随着不同的语文和文化,他自己起码有超过二十种不同的名字。

  他选择了一个古巴比伦的名字,那个听起来似乎没有那麽凶恶。

  『在某个时间内,我以玛当克的名字为人类所知。』

  「玛杜克,是这样吗?」比利道:「你认为如果我只叫你马克,这样如何呢?」

  『一切遵照您的尊意,我主。』

  比利把注意力放回爱美身上。

  「马克,你能不能让她……你知道的……更有生气一点,不要像个僵尸一样。」

  「将她变成一个爱的奴隶,这样可以吗?」

  这是一个早在威汉姆的培养之下,它已习得的专长。

  「嗯,是的,这样可以。只要她事後不要记得发生过什麽事情。」

  『如您所愿。』

  爱美突然地有了生气。

  她有片刻的吃惊,朝四周望去,脸上出现迷惘的表情。

  然後,她看见了比利,脸色整个地亮了起来。

  「主人!」她几乎高兴的发出尖叫。

  她奔至比利身前,跪下身来,牵引他的手到自己面颊。

  她不敢将眼光移到比利的腰部之上,当比利手掌婆娑她的脸蛋,爱美几乎舒服的呻吟出来。

  一时不能适应,比利只是呆站在那里。

  「你对她做了什麽,马克?」

  『她现在是一个简单的生命体,只知道藉由取悦您,来获得最大的欢乐。』

  比利迟疑地把手移到少女美丽的长发上,轻轻抚摸。

  爱美热烈地反应着,呻吟出声。

  「嗯……」

  他温和地抬起爱美的头,把她拉起来。

  「爱美?」

  「是的,主人?」

  「什麽……妳喜欢作什麽?」

  「我想让您快乐,主人。」

  「妳想做什麽来使我快乐?」

  她一时间看来还有些混乱。

  经由比利心里的迟疑,马克立刻感应到,急忙转向爱美传送讯息。

  「我……如果您希望,主人,你要我脱去我的衣服吗?」

  「我……唔……,我想是的。」

  「谢谢您,主人。」她咯咯笑起来。

  以一个不情愿步伐退後,暂时离开主人的怀抱,爱美开始褪去衣服。

  她似乎打算让这过程变成一场展示表演。爱美慢慢地脱下纯黑的T恤,轻轻摇摆身躯,带给比利生命中第一次的视觉诱惑。

  比利稍微有些惊愕。

  他曾经在克理斯家地下室的花花公子杂志中,看过一些赤裸的女人,但她们不是真实的。

  它们只是图片,一张有色彩的纸。

  爱美是有血有肉的……爱美是真实的……爱美是美丽的……爱美是他的……

  一件小巧的胸罩,遮盖她年轻的双峰。当她弯着身子拉下牛仔裤,除去短袜时,它们轻轻摇晃。

  她把牛仔裤和短袜,丢到衬衫上头。

  爱美羞怯地仰着头,凝视她的主人,希望他喜欢她,祈求着他喜欢她。

  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身上。

  她战栗着。

  假如他不喜欢她……

  颤抖着手,女孩把手绕到背後,解开胸罩的扣子。

  慢慢地让胸罩落在地上。

  不敢看她的主人。担心受到他的拒绝,她迅速地脱下内裤随手抛在地上,而後踩着衣物走过来。

  爱美窘困地交叠着手,遮在两腿之间。

  为某些原因,她今天早上被迫剃去了阴毛。

  不知道主人是喜欢浓密的毛丛,或是裸露的皮肤,她担心他会拒绝她。

  正低着头时,她感觉到比利靠了过来。

  「爱美?」

  「我可不可以……?」比利对她伸出了手。

  他到她身边来了?!主人是喜欢她的!爱美发出娇吟:「喔,主人,请吧!我完全地是属於你的。」

  他的手慢慢地按放在她的左胸,当他碰触她时,一个温暖的感觉慢慢地布满她全身。

  主人正在碰触她。

  她的主人……比利同时感到惊讶的僵硬与兴奋的难以置信。

  一个美丽的女孩不仅仅是让他碰触,甚至是乞求他的碰触。

  他谨慎地感觉爱美小巧的酥胸,轻轻拨弄她的蓓蕾,由指尖向她的胴体,送出喜悦的痉挛和渴望。

  仅以一手,他握起她细滑的左乳,好像称重量似的。

  在比利环握的掌心中,爱美充满青春气息的乳房,尺寸竟是这样的完美,粉嫩的蓓蕾几乎是毫不费力地钻进他掌心。

  以另一只手,他举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少女的双眸。

  「爱美,妳知道法国式接吻是怎样的吗?」

  「是的,主人。」爱美羞怯道:「我曾经……和别的人做过……」

  「我不知道它是怎样。我曾经听过,但我知道得不多。」比利道:「妳可以让我看看那是怎样的吗?」

  他曾经听人提过,知道这是需要张开口的一种接吻,仅仅知道如此。

  「遵命,主人。」她兴奋地回答。她移近他,亲吻他的脸。侧着头,爱美慢慢地张开双唇,把两瓣红唇带到他唇边,温柔地将香舌深入他口中。

  他感到她的舌头在口内探索,挑弄他的舌头,包围它,在口中游嘻。这有些怪异,但的确打动了他。当他开始进入状况时,呼吸也为之中断。

  「这样好吗,主人?」

  比利赞道:「这真是棒,但妳是怎样在这麽长时间里屏住呼吸?」

  「我用鼻子呼吸,主人。」

  「嗯嗯。」比利感觉自己像个白痴。

  「马克,不要让她记得那个。」他迅速地指示,一个免去困窘的简单方法。

  『她已经忘记了。』

  「爱美,妳还和其他家伙做过什麽?」

  「我曾让一个家伙舔我的阴唇,也曾让一个家伙放进他的东西……在我嘴里。」爱美道:「他全喷到了我衣服上去,而我再也没和他做第二次。」

  比利突然变得非常紧张,他後退一小步,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裤子内膨胀。也许……嗯,他该让她吸吮它?比利的眼睛,又徘徊到少女光裸的蜜处。

  她虽有稍稍遮住,但他的目光却仍死命盯着,此刻他想……

  「爱美,我以为女孩子们有……妳知道,下面那边的毛。」

  爱美通红了脸。「我把它们刮掉了。」

  「请不要讨厌我!」她突然大声地哭起来,掩面饮泣。「我不知道为什麽会这麽做,我只是……我只是……」

  他移近身去,紧握她双肩。「爱美,它看起来好美。」

  「妳看来是如此的美丽。只不过我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所以我仍需要一次机会来学习。好不好?」

  她抽噎着声音道:「您是指……我是您的第一次吗?」

  「喔,主人!」她热情地张开拥抱,再次将温莹的小舌探入他口中,主动引导他的舌头进入她口中。

  他迟疑了一会儿,跟着将她拥入怀中。

  少女的肌肤是如此幼滑。移下手掌,他爱抚她光滑的,浑圆的,如艺术品般完美的雪臀。

  爱美已经决定,为了做好他的第一次,她甘心去做任何事。

  主人是她的一切,她的工作就是为他做好所有的事。

  而她仍能献给主人一个最特别的性感礼物,任何女人能给一个男人的珍宝……她的处女。

  但是在心灵深处,爱美知道,在她将处女献给主人之前,他可能会放开她,那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她温柔地停止了这吻。

  「什麽事?」

  「主人,请和我作爱……拜托,主人。」

  比利停顿下来,凝视着她。他的手,停止了抚摸。他的眼睛因冲击而张开,但显然在考虑这提议。

  她试着朝比利的衬衫伸出手,当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对举动时,她把衬衫高拉过他的头,抛掷一旁。

  爱美亲吻他的唇,没有深入舌头,和慢慢地滑下他的身体,以她所希望的方式,给予几近崇拜的爱吻。

  他的下巴、他的脖子、他的胸部。

  (她甚至从没注意到那枚护身符,但仍然避开了它——一个有趣的手法。)她在主人的胸口停下动作,然後吸吮着他的乳头。

  他颤抖着,说不上自己是否喜欢这样。

  丁香小舌留下了一个湿热的痕迹,直到他的肚脐,在那里,她开始了最彻底的吻弄。

  他再一次颤抖起来。

  当她轻巧地解开了他的皮带,纤舌又往下舔去。

  「爱美,我不知道如果……」

  在这时,她拉下他的牛仔裤与内裤,舌头也舔到了阴茎。她漫长而细心地舔尽肉棒的下侧,这有效地令他沈默住声。当她慢慢地引诱他五英吋长的男孩肉棒时,爱美发现自己不再认为口交是令人作呕的。她确实发现,自己希望从主人阴茎中,品尝甘美的牛奶。主人的精液,是他能给她最亲密的礼物。为什麽她曾经会厌恶这个呢?

  然後再一次的,(她以前已经做过一次了,但那一次的对象不是主人。其他人的阴茎怎能和主人相提并论呢?)爱美温柔地舔卷他的肉棒,把大约三分之二放入口中,就像幼儿吸吮母亲的乳房一样。

  爱美亲昵地用香舌包裹住龟头,津液浸濡马眼,甚至到尿道。双手也配合动作,轻柔地爱抚他的睾丸。

  她知道主人的手正在轻拂自己的秀发,他的手指穿过柔丝,爱抚她的脸蛋。「爱美,我想我要去了。」比利嗫嚅道:「如果妳不想让我……呃……喷到妳的嘴里,妳最好把它拿出来……」

  她张开双臂,环抱住比利的腰间,让他更贴近一点,坚决地打算饮下将来的每一滴。「爱美!」

  爱美能感觉到,主人的阴囊变得紧绷,忽然,她口中充满了主人美味的精液。她急忙喝下,决心不浪费一滴。舔舔嘴唇,然後再移到他的肉棒前,确定它已经是乾净与射空了。

  比利不敢置信。爱美‧蒲蕊丝曼,一个他认识的美丽女孩,帮他口交,而且吞下了他的精液!

  比利的反应有点迟钝,他的膝盖甚至僵住了。

  他後退两步,让肉棒从爱美可爱的嘴唇中滑出,跌坐到地板上。

  爱美爬近他身边,再一次地,把肉棒纳入她温暖而湿热的口中。

  当她吸吮时,尽一切努力维持着他的坚挺,纤手徘徊到他的鞋子,把它们脱下,跟着是牛仔裤和内裤,那些原本缠住他脚踝的东西。

  比利不敢相信,爱美还想要更多。

  但,当他看见女孩美丽,年轻,而苗条的曲线,裸裎的粉红蜜处与俏丽的小蓓蕾,他发现自己也同样的想要更多。

  但如果继续下去,如果他还要……和她……继续作下去,她将会失去童贞。不论爱美是否记得,她将知道她已经失去它了,这对她不公平。然而,她的小嘴,让人感觉如此如此如此的好。

  「爱美!」比利喘气道:「现在……妳不在意……可是明天……妳将会苦恼……妳将失去……妳的童贞……它将……发生在妳身上……不……」天啊,这感觉真好!「我不能……让妳这麽做……」

  在爱美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她了解自己是在他的控制之下。但那不是重点,就算她没有受到他的影响,她也无法想像那将有什麽不同。

  爱美从口中取出阴茎,开始说话。期间,还伴着一些可爱的亲吻来帮助说明。

  「主人,请让它成为我的选择吧。不论我是不是您的奴隶,我无法想像不和您做爱的样子。」爱美虔诚地祈求道:「让我把自己献给您,让我爱您。」

  比利几乎要失去控制,几乎要向她屈服,给予这个女孩,她所想要的东西。但这女孩唯一要他的理由是因为护身符,这个认知仍让他举棋不定。

  「马克,她爱我吗……如果没有你的影响,她还会爱我吗?」

  恶魔停止动作,开始思考。他的回答一定得是真的,却也必须引导比利去干这名少女。

  『主人,我不知道将来是怎样?我也不知道未来可能发生什麽事?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或许还是一个好机会:让她爱上你。』

  恶魔暗自发笑。以现在的状况,比利很容易把这信以为真。而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当然,去娶英国女王也是个机会(只不过可能不是很好的机会)。如恶魔所期望的,这些话已足够推动比利去越过那条边线。

  比利捧起爱美的脸蛋,与他面对面,凝视着她美丽的蓝色眼瞳。

  「爱美,我很高兴和妳作爱。」比利环顾左右。

  这冰凉的更衣室,不是个做爱的好地方,但他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还是,有别的地方可去?

  「马克,还有哪栋屋子是空的?」恶魔扫瞄这栋建筑,只发现两个校警在倒垃圾和排桌椅。

  『还剩下一个清洁工。假如你希望,我可以很容易地在守卫的注意力下掩护你们离开。』

  「谢谢。」

  「爱美,拿着衣服。」她的脸低下去,但她在听。「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去……做那件事。这栋屋子里还有很多空着的好地方;而且我要保证我们的安全性。我认为我们可以到保健室,或是任何一间有长沙发的办公室。」

  爱美的脸色亮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喜悦的低叫,她急忙地把两人的衣服堆叠在手上。

  他们在黑暗而空旷的学校内,谨慎地走着路,比利在前引路,爱美跟随在後,目光理所当然地朝下。

  裸体走在那些熟悉的走廊上,这感觉很怪异,但爱美相信她的主人,而比利尽他一切的努力让爱美相信他。

  很快地,他们达到了行政办公室。

  秘书办公室里,有坚硬的椅子,一张办公桌与咖啡桌。

  副校长的办公室里,有附有靠背的椅子,桌子与较为考究的咖啡桌。

  校长的办公室里,则是有较为漂亮的椅子,漂亮桌子,但没有咖啡桌。

  该死!当他们正准备往保健室行去(那边虽然让人不舒服,但有加了垫子的桌子),他们通过了会议室。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皮革桌子!(这间会议室的确比那些办公室要好!)

  「就这里吧。」比利道,拉着爱美进入会议室。

  他从爱美臂上取下衣服,把它们倾摊在地板上。把手移放在她裸露的丰臀,从娇嫩的肌肤间感到一些轻微颤抖,他将爱美抱起,放在这张桌子上。

  当他的手顺着目光往下滑行过她的胴体时,比利想起自己还没有真正看过她裸露的蜜处,他仅曾匆匆一瞥。

  轻柔地让爱美躺下身,打开一双粉腿,他跪下身来,检查处女的蜜处。那是一个她两腿之间的小小丘陵,差不多是一手合捧的理想尺寸。丘陵被一个小巧的粉红裂缝,从中分开。她的蜜处并没有完全合拢,比利能勉强看见里面有另外一层嫩肉,粉红色的,几乎是红色了。

  他小心地拨开裂缝外缘两片分开的花瓣,注视着爱美最隐私,最敏感的肉体部份。里面的两瓣,似乎低於外部;稍微小一些,开口的位置也低一些。事实上,四片花瓣在顶端的结合处,看来有些不协调。一支小嫩芽,从其中绽放开来。它看起来似乎是要提醒他,当克里斯那包皮未褪的阴茎勃起时,看起来像什麽样子。

  (去年,他们曾经互相看对方的的阴茎,因为比利想看看一个未经过割礼的阴茎是什麽样子,而克理斯则是要看已割过的。)它是很小得多。

  他伸手去触碰它,令爱美的身体跳了起来。担心这样可能伤到她;比利看着爱美。她的眼睛是闭上了,唇间发出一丝沈默的呻吟。

  他再次触弄它,看着她的表情随之扭曲。这应该不像是在伤害她。

  「这里的这个小突起是什麽?」比利轻声问道,同时再轻击它。

  爱美沉重的呼吸,使得她无法回答。

  「它是……喔……喔……它是我的阴……我的阴蒂……嗯……谢谢你,主……主……主人。」

  「阴蒂?」比利惊叫出声,手指仍持续动作。「就像阴核一样吗?」

  「是的……嗯……噢……」

  比利再望向那小小的花蕊,他总是想说阴核应该在内部。也许那是……嗯,某个控制点。应该可以令女人狂野的控制点。而她的花蕊应该很适合这项工作。

  离开阴蒂一会儿,他小心地窥探两片内部的花瓣,朝里面瞧去,试着找找看,哪里才是他应该入阴茎的地方。那是个小小,紧紧的蜜洞,但似乎没办法让他的肉棒进入。

  然後,它又是如此的美好、湿润和光滑。

  用左手拨开她的裂缝,比利小心地试着插入右手食指。

  它好紧,但还不至於难以插进去;至少不如他想的那麽难。

  他伸进去了一到一个半的指节,在上下周围稍稍摇动一下,把它留在她的体内。她的蜜处是如此温热与潮湿,湿润的花瓣,几乎要让人觉得它们把手指吸留在里面。他拉出手指,看见上面闪耀着的白色蜜浆。

  仅是试试看,并不真正确定他想这麽做,他伸出舌头,将沾湿的手指放入嘴里。

  真古怪,并不能真算是多好的味道;而是,他尝起来的味道,像是……他不确定……

  比利已经听过关於阴部口交的传闻,女孩子们应该喜欢它,有时候有些男生会嘲笑那些传言里替女生做过口交的男生。

  嗯,没有人真正知道。

  他弯下身,拉住她已分开的阴唇,伸出舌头,准备舔舔看。

  爱美正处身於天堂之中,主人将要和她作爱,夺取她的童贞。

  刚开始,他检查她。

  她祈祷,他会认可她是可以被接受的。但他仅是碰触、刺激她,使她湿润起来。他的手指、他的弹弄,把她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後他停止了。

  一会儿之後,她大着胆子往下一瞥。主人把一只指头放入口中,将脸下移到她的蜜处前。

  「不要!」爱美恐惧地哭叫出声,双手压在主人的肩膀上。

  他吃惊地往上看着她。「我以为女人喜欢被舔那里。」

  「我……我……」爱美停止思考。

  说真的,她喜欢,当……当其他男生……这麽舔她时……那种感觉很奇怪,但很好。但要主人这麽帮她作,正如她所对他的,口交似乎……贬低身份。贬低了他。

  她不知道为什麽;但让主人因口交弄脏他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比利有些困惑,而在爱美的脸上,他看见了同样的困惑。

  为什麽她会感到困惑呢?或许……

  「马克,你做了什麽?」

  马克在审视比利的心灵。

  比利只是好奇。他不像祖先威汉姆一样,认为舔阴部是一种贬低身份的行为。威汉姆很厌恶去舔女人的蜜处。而且马杜克已经将这写入它基本的奴隶程式,理所当然,它应用到爱美身上。

  当然,马克完全认可比利祖先的厌恶事项。女人不是被给予乐趣的;她们是用来提供乐趣的。

  『我先前的主人不喜欢这样,所以指示我,让他的女人不喜欢这样。我没有反对这指示,我仅是简单地维持我所收到的指令。』

  这是事实,但从这事实听起来;马克仅像是一台执行预定程式的机器。

  「好,别再那样了。」比利更改指令:「而且,让爱美同意我……这麽做。」

  「随你便,主人。」假如他够幸运,这将仅是一个小小的挫折而已。

  再一次,比利下移到爱美的蜜处前。在她的脸上,他瞥见了一丝混乱,但她没有拦阻他。她开始颤抖,当他的舌头现接触到两瓣蜜唇,从顶端开始,慢慢滑曳,往上到少女的蒂蕊,而花蕊已经得意洋洋地挺立起来。

  她的味道尝起来仍有些怪异,但……老实说,比利不在乎这味道到底怎样——不是甜,不是鱼腥味,它不像是任何以往听过的描述。

  不过,这仍从爱美身上得到很好的反应。

  比利再开始舔她,用舌头在蜜蕊处画着圆圈,欣赏着她的颤抖,娇喘和呻吟。他持续了一两分钟,试着让舌头符合少女的蜜洞。

  很好,舔她是一种乐趣,但他的肉棒开始紧绷,因为受到了忽视而表现不悦。是干她的好时间了。

  他站起身来,将她在桌上放好位置,她好像是一件展示中的艺术品,蜷曲的美腿伸展开来,一双粉臂环抱在他颈间。

  不知为何,爱美的胸部看起来较小,或许是因为她伸直了腰,而变得平了些。

  接下来……比利爬上桌子,跪在少女的腿间,慢慢地移动,直到他将红嫩的乳房纳入口中。吸吮一会儿後,他往上移到她面前,对她甜美的小嘴,展开法国式热吻。

  他感到自己的肉棒磨擦她小腹和阴毛的部位。最後,他终於尝试着将肉棒插入处女的蜜洞。

  嗯……他找不到入口。

  他坐起来,伸手拨开两片花瓣,那里就是了。

  以一手分开两片花唇,比利用另一手慢慢地,小心地引导着肉棒进入蜜处。当他的手一用力,肉棒的前端滑了进去。

  「喔,主人。」

  比利回应她的热情。

  他继续握持了一会儿,只感觉少女的嫩肉是不可思议地灼热、湿润,和紧绷。

  起先还放慢速度,接着逐渐增加,比利将肉棒逐渐推近,以每次一英吋的速度,进入了二分之一。

  在几分钟浅浅的尝试後,他慢慢深入再深入,比利感觉到肉棒遇到阻碍,而且逐渐破坏了一层小小的阻碍。

  爱美抽搐身子,娇颜因痛楚而扭曲,但那没有维持到最後。

  比利仍然握持着肉棒,眼睛担心地看着爱美。但她张开蓝眸,回报主人一个大大的微笑。几滴泪珠从眼角滑下,为了他奴役她的心而打从心底的感谢。

  比利温和地吻住她,又开始了动作。

  经过了几次的插入,突然地猛力一击,比利完全进入她了,稀疏的阴毛磨擦着女孩裸露的小丘。

  比利的冲刺渐渐地越来越急,因为,他离射精越来越近。

  爱美注意到这点,也试着跟上这节奏,以便她能和主人同时到达高潮。

  失去处女膜的痛楚令她稍稍落後了一步。

  最後,比利完全进入了蜜穴深处,动作停顿了好一会儿,将他的种子射入少女体内。

  爱美感觉到主人攀升到了顶点,将神圣的种子播进她体内,立刻也进入了激烈的高潮。

  比利多冲刺了一段时间,在她达到高潮之前,喷出精液。

  担心自己可能伤到她,他立刻滚下身来到旁边,满不情愿地从爱美的蜜处中抽出肉棒。

  爱美渐渐地从高潮中回神过来,但是还沉浸在馀韵里。

  「谢谢您,主人。」她低声耳语。

  他们躺着不动,就像晒太阳一样的姿势,五分钟、十分钟。

  最後,比利感到有些脱力,下了桌子走到一堆衣服边。

  当比利打算要穿上内衣裤,他发现自己肉棒仍是湿淋淋的。左右环顾,他发现一个泡咖啡机的旁边,有一堆餐巾。他用那些把自己擦乾净,然後将餐巾抛入垃圾桶。

  当他穿好内衣裤与短袜後,他望向爱美,少女懒洋洋地摊在桌上,偷偷地瞧着他。

  「过来。」比利道:「该是穿上衣服的时候了。」

  「是的,主人。」爱美满不情愿地起身,走到自己的衣服旁,边走边充满诱惑地摇动美丽的圆臀。

  当看到这幕景象,比利知道肉棒又活跃了起来。但他已在将近一小时之内,射精两次了,他不想透支自己的好运。

  比利着爱美用餐巾把她自己弄乾净……

  很好,她已经把身体外部清洁乾净了。

  她将主人的精液留在蜜穴深处了,只要想到自己可能已经怀了主人的孩子,爱美不由得颤抖起来。

  (的确,以今天的经期来看,爱美知道自己未必会怀孕,但她仍然希望如此。)

  比利穿好了衣服,然後转过身来面对爱美;她正在拉好自己的T恤。

  「爱美,我必须要把妳还原了……就像妳原本该是的那个样……」

  「不!」爱美几乎要大声尖叫。

  「别让我离开您。」爱美眼眸中突然充满泪水,跪下身来,仰望着他。

  「但,现在的妳,不是真正的妳啊……」

  「我不在乎。」爱美坚决而又哀怜地道:「我只想要在往後的生命里,能够爱您。」

  「别让我忘记您,好不好?」

  比利没有预期到会遇到这种场面,刚才性高潮时的种种仍影响着他的思想。

  「嗯,嗯。」比利踌躇道:「我看看……我能做什麽。」

  爱美,眼泪仍流过她的脸蛋,顺着鼻尖进入他的掌心。

  「嗯,马克,你能……嗯,能不能让她恢复正常,但还能记得这一切并且仍然爱上我呢?」

  『是的,主人。』恶魔道:『她将恢复正常;就像她平常一样,但在她心里……仍然还保留做您爱的奴隶。』恶魔非常愉悦。

  老实说,这头年轻的母狗并没有真的恢复原状;只是比利秘密地把她保持奴隶状态而已。

  一个往正确方向的明确步伐。

  「好不好呢?谢谢您。」

  「好吧,爱美。」比利道:「过来!」

  「记得别告诉任何人关於我们的事,好吗?」

  「谢谢您,主人。」爱美单膝跪地,以虔诚而恭谨的语气,立下誓言:「我将如您所希望的那样;长久为此保持沉默。」

  她站起身来,握紧他的手。

  当他们离开,比利瞥见更衣室里的时钟。

  该死!他应该在一个半小时之前就到家了。

  还好,他们两个都住在走路可以到达的范围之内。比利与爱美吻别,向她承诺明天再见。

  第四章:妈妈

  比利根本是跑着回家。暗自担心,妈妈会气的跳脚。

  妈妈曾为了半小时的迟到,而打红了他的屁股,即使他是在克里斯家也是一样。要通过妈妈那关,他唯一有用的藉口,大概就是「进医院」了吧?

  妈妈看了太多小孩被绑架的故事了。这是比利在妈妈背後(面对别人,妈妈看不到的时候)宣称的。

  比利站在门前微微喘气,这时已约莫迟到了一小时又四十五分。妈妈从厨房走出,手里拿着木制汤匙,足以令人生畏地瞪着比利。

  「你去哪里了,年轻人?」

  比利嗫嚅道:「我……我去了一个新朋友的家里。」

  「你至少可以从新朋友的家里打个电话回来,为什麽你没这麽做?」

  「我……我……我没有想到……」

  「一点也没错。」妈妈的脸上有明显的怒气,「你没有想到,或许我该用你的屁股好好刺激一下你的大脑。」

  在比利真正地了解到这句话的意思之前,事情已经发生,妈妈抓住他坐下,把他拉放到膝盖上,扯下裤子,露出他的光屁股。

  「停一下!妈妈,等一等!」比利还没放弃挣扎。

  出乎意料地,妈妈照着话作了,木头汤匙高高地举在半空。事实上,妈妈不仅停下动作,她整个人根本就冻结住了,像个雕像一样。

  比利伸动脖子向後後,惊奇地看着妈妈,然後他明白了。

  「马克!你定住妈妈了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