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七集第四章

---如视频出现链接重置或者无法访问,不要紧张,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抢修!视频水印不是本站地址请勿打开,以防手机电脑中毒!---

第四章◆锄禾日当午

那群生物看起来像是长着翅膀的美丽女孩,只有一根手指那麽大,背上的翅

膀有的薄如蝉翼,有的又如蝴蝶般斑斓,在空中轻柔拍打着,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美妙。

「你们是什麽人?」湘云公主惊奇地问,眼中射出浓浓的好奇光芒。

为首的一个女孩身体稍大,有手掌般大小,细看起来却也是绝色美丽的稚嫩

少女,翅膀微拍,散发出淡淡清香,甜甜地微笑道:「我们都是神禾中的精灵,

我叫做碧瑶。各位既然能来到这里,就是贵客,何况这位贵客还拿着神禾的一部

分叶片。」

在她的带领下,女孩们拍打着翅膀飞到伊山近面前,向他躬身行礼。

伊山近这才知道这把小伞竟然是神禾叶片做成,不知道是哪个上古修士的杰

作,不但帮他抵挡了翼猿的追杀,还让这些禾中精灵视他为贵宾。

湘云公主一听到自己是贵宾,立即嚷嚷起来:「我饿了,要吃东西!你们有

什麽好吃的,都赶快端上来!」

「呀!」碧瑶为难地蹙起眉头:「我们都不用吃东西,这里也没有食物,平

时我们都是靠喝神禾的汁液过活,贵客要不要也尝一点?」

「正好我也渴了,不管什麽都端上来吧!」湘云公主眼睛都饿得发绿,现在

没有肉棒可供她转移注意力,饥饿的感觉又涌了起来,看着那些细小女孩,都想

捉住塞到嘴里去。

看着她绿幽幽的目光,女孩们也有些害怕,不敢多说,立即回去端了神禾汁

液上来供她解渴。

四人坐在屋子里面,仰头打量着这幢屋宇,原来真的是神禾中自行生长出来

的房子,里面每一处墙壁都是类似於植物茎叶,摸上去较为柔软,到处都有清新

草木气息扑鼻而来。

十几个精灵女孩头上顶着一大片叶子向着他们飞过来,在叶子里面盛着碧绿

液体,显然就是神禾的汁液了。

湘云公主冲上去一把夺过叶片,大口大口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才放下来长

叹一声:「好舒服啊!」

另外三人也都接到了同样的大叶片,坐在一起喝下碧绿汁液,虽然不能彻底

解饿倒也有了些力气。

伊山近喝完放下叶片,开始询问起这神禾的来历。

精灵女孩们在他的面前飞舞盘旋,有问必答。而太子对这神禾的记载也看过

一些,时而在旁边补充,让伊山近逐渐对此地有了些了解。

这神禾是自远古时就生长在这凌乱野之中,究竟生长了多少年,没有人能够

说得清。

上古大战时,修士们在凌乱野混战,并设下强大禁制,互相攻击时禁制被冲

毁,导致此地灵力法力大乱,弄到现在都没办法正常使用法宝,只有本地原有的

极少一些法宝还勉强可以发挥一点效力。

神禾也在混战中受到影响,有修士想要控制神禾,以神禾为法宝攻击其他修

士,结果被别的修士抢先干掉了他,从那时起就有传说,谁能控制神禾,谁就能

得到凌乱野。

大战之後,来这里的修士就渐渐变得极为稀少,土地也变得极为荒凉,无法

生长粮食,只有食草的怪兽和食肉的怪兽异禽能够在这里存活。

神禾默默生长在这荒凉的地方无数年头,一切都由内部生长出来的精灵女孩

照料。据说上古时曾有过的强大力量也都渐渐消失。但它仍然具有满足人愿望的

能力,只是有时间限制,时限一到,愿望的效力就会消失。

想要满足愿望,首先要得到神禾的认可,才能到神禾殿中祈祷,直到神禾应

允愿望为止。但现在天色已晚,神禾殿已经无法打开,只能留待明天再去拜托神

禾,让它送他们回家去了。

听了好久,伊山近才终於明白神禾的奥秘。和太子从前在书上看到的记载并

不太一样,这里没有什麽可以传送的仙法阵,但如果能得到神禾认可满足愿望,

一样可以回到家里。

当晚,精灵女孩们安排他们住在神禾内部生长出来的植物屋子里面,每人都

有一间房,总算可以让他们免去餐风露宿之苦了。

她们从出生以来,从未见过有人来到此地,此时见到贵客来临,都很是好奇

喜悦,努力将他们照顾得无微不至。

第二天早晨,四人精神抖擞站在屋前,等待出发。虽然肚子还是很饿,但喝

了好些神禾汁液後,身上已经充满了力气。

精灵女孩们拍打着翅膀,带着他们一路深入,走到中央处的碧玉柱前,恭敬

地拜倒在地上,向屋门叩头道:「恭请神禾降旨,允许贵客入殿祈愿!」

那碧玉柱却是神禾中心的一根巨柱,向上直插天际,也是植物质地,就像神

禾内部生长的另一棵高大植物。

听到精灵女孩们的析愿,碧玉柱散出一股烟云,将四人笼罩在中间。

很快,碧绿的烟云开始分化,伊山近与当午仍然在烟云之中,而太子兄妹则

被排斥在外,并不被烟云包容。

「为什麽会这样?」伊山近望着碧绿烟云外的湘云公主,奇怪地问。

「神禾已经认可了你们二位,请入内析愿!」精灵女孩们尖尖的耳朵竖起来,

似乎在倾听着什麽声音,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柔声说道。

碧玉柱缓缓开裂,现出一道大大的裂缝,上窄下宽,就像门户一样,可以让

人进入。

伊山近拉着当午,犹疑地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看向湘云公主,却见她眼中波

光荡漾,春意几乎满缢出来。

伊山近见过她这副模样,暗叫不好,还未及提醒太子注意,就看到湘云公主

已经倒在地上,纤美玉手乱扯衣裙,颤声娇吟,显然是体内淫毒又发作了。

太子叹息一声,将妹妹抱在怀中,按住她的手脚,免得她在此地裸身示人。

「这淫毒有没有办法治疗?」伊山近向精灵女孩们问道。

「请向神禾祈愿,神禾自然有回应。」拍打着透明翅膀的美丽女孩们微笑回

答,簇拥着他们向那道窄细门户走去。

太子默默地抱着妹妹向回走,速度越来越快,最终飞奔起来,一溜烟跑回昨

天睡觉的卧室,将妹妹放在床上,熟练地剥光她下体衣裙,露出了雪白诱人的下

半身。

看着同胞妹妹的娇嫩花唇,太子也不禁呼吸微微急促,虽然面有难色,还是

垂下头,将脸贴在她美味的嫩穴上面,伸出湿滑舌尖,奋力舔弄起来。

湘云公主仰天颤声娇吟,扭动着玉体,美腿颤抖地将太子的头部夹紧,挺起

玉臀,配合他舔弄的动作,努力追求更大的快感。

她的娇吟声淫媚悦耳,玉体颤抖扭动起来,动作极为魅惑诱人,就像一个迷

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果然是极品萝莉,天下难寻。

她尽情享受着一母同胞的香舌舔穴的美妙滋味,娇喘着伸出玉手,向下捏揉

太子胸部,颤声娇吟道:「亲哥哥,你这里好大好软,什麽时候我胸部也能长到

你这麽大就好了!。」

太子颤抖了一下,虽然想要阻止她的动作,可是被布紧紧裹住的娇嫩乳房突

然被她纤巧玉指用力捏弄,一股强烈的快感伴随着痛楚从胸部狂涌而起,弄得浑

身发抖,洁白面颊都泛起大片羞红。

湘云公主娇喘着用力捏揉着手中丰满柔软的胸部,却是将套弄伊山近肉棒的

手法都用在了自己皇兄的胸膛上,弄得太子更是快感连连,强忍着呻吟嘶喊的欲

望,喘息着奋力舔弄同胞妹妹的嫩穴,再也无力逃开她对自己胸部的捏揉抚弄。

此时,伊山近已经牵着当午走入神禾的中心玉茎神禾殿,望着面前的一根巨

大禾苗发怔。

在神禾的最中心处居然长着一根稍小的禾苗,足有二人多高,通体透亮,仿

如碧玉一般,隐约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肺腑。

召疋是什麽?」伊山近失声问。

「是神禾的本心。」回答的竟然是当午,她带着奇异的神情,仰头望着这棵

巨大禾苗,轻轻地道:「也可以说,这就是神禾,而外面的那一裸只是它的外化,

或者是身外化身。」

「不懂。」伊山近摇头道,又奇怪地问:「你怎麽会知道这些事情的?」

精灵女孩们没有进入神禾殿里,此地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对着这株巨大神禾。

「我不知道,」当午轻轻地说,仰头看着这株神禾,清纯的脸上有着奇异的

平静:「我只是感觉到它需要生命能量。」

「生命能量?什麽生命能量?」伊山近奇道。

当午又摇头,她只能直觉感到神禾的呼唤和需要,至於是什麽,她也不能说

得清楚。

伊山近拉着她在神禾前坐下,按照精灵女孩们所说的方法闭目析祷,希望能

让他们回去原来的地方,而湘云公主也能治好身上的淫毒,不要变成花痴。

淡淡的青气从神禾上散发出来,弥漫在神禾殿中,将他们笼罩在里面。

在这一对俊美男孩女孩的身上也有光芒散发出来,与青气交映生辉。

伊山近闭目不语,心中恍惚想起了过往的许多事情,即使是深藏在记忆中的

旧事也都被翻了出来,历历在目。

看着记忆中的父母亲人,还有那可爱可怜的小妹妹,伊山近突然心中一酸,

泪水奔涌而出,簌簌洒落衣襟。

其後的经历更是让他不忍卒睹。那两个仙女重新回到了他的面前,赤裸玉体

上的每一处隐秘部位都让他看得清清楚楚,以後即使看到她们一根脚趾,他也自

信能够认得出来。

眼前场景变换,当午跟随在他身边,面对着赵飞凤的一次次追杀,和蜀国夫

人等女子与他的私情,不离不弃丶毫无怨言。

一幕幕在眼前掠过,伊山近将他的两生都重新经历过一遍,许久之後缓缓睁

开眼睛,却看到当午正流着眼泪,默默地看着他。

那两行清澈泪水,如珍珠般晶莹,散发着莹润光泽,从她清纯美丽的玉颊上

挂了下来。

在这一刻,她的清纯天真之中隐隐升起成熟清冷的气质,就像伊山近曾在侠

女盟後台的修仙少女身上看到的一样。

他的心猛地揪紧,生出不祥的预感,彷佛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他用力握紧当午的玉手,试探地叫道:「当午?」

那小手还是那样酥滑娇嫩,却微微有些发冷,还在轻轻颤抖。

当午默默流着清泪,用柔弱的声音,轻声叫道:「锄禾!」

声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伤悲,叫的却是他们初见时所称的名字。

「怎麽了?」伊山近惴惴不安地问,心里的不祥预感越来越浓。

「我配不上你!」她流着泪,这样伤心地说。

伊山近脸色微变,努力保持着平静,柔声问:「为什麽这样说?」

「我已经想起从前的事了!」

伊山近的身体为之震动,半晌才平静下来,轻声问道:「你真的是黎山老祖?」

他对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一无所知,可是看到她默默流泪点头,心不住地向

下沉去。

「还有呢?」

当午凝视着他,眼中的悲伤绝望越来越浓:「我在山中修练九十馀年,现在

已经九十九岁了。」

伊山近身体剧震,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只有十一丶二岁外表的清丽纯洁少女,

从她突然拥有的成熟端庄气质上确认了这一切,许久之後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涩声道:「你有丈夫和孩子了?」

「没有,没有!」当午用力摇头,清澈泪水如珍珠般洒落:「我只有你一个

男人,绝对没有别人。」

她奋力扑到他的怀中,颤抖的藕臂用力抱住他,将脸埋在他的胸前,默默抽

泣着,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身体,死也不肯松手。

伊山近轻吁一声,微感安心,抚摸着她的柔顺青丝,问:「为什麽说配不上

我?」

「我已经九十多岁了,而你还这麽年轻,我们的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了啊!」

颤声说出这样残酷的事实,当午再也忍耐不住,抱住他放声大哭,悲伤绝望,痛

不欲生。

伊山近愕然,想到自己的真实年龄,不由得想哭又想笑。

他抱紧怀中温软娇嫩的小小胴体,轻拍她的玉背,抚摸着青丝玉乳,好不容

易让她止住悲声,苦笑道:「就是为了这个?那你还记得别的什麽吗?」

当午轻轻抽泣,哽咽道:「我修习仙法出了差错导致失去记忆,现在虽然记

起了一些,可是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年龄,还有一些功法,其他都不记得了,怎麽

都想不起来。」

「既然这样,那你记得的自己的年龄也可能是错的,不是吗?」

当午摇头悲泣,泪珠四散飘落:「不会,这一点我记得清清楚楚,今年我是

九十九岁的老太婆,而你只有十多岁,相差太远,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九十九岁也未必就是老太婆。」伊山近喃喃自语,想起自己见到的那两位

美丽仙女,已经几百岁了,仍然是青春妩媚,强奸起纯真的小男孩来毫不手软,

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一痛,深呼吸了两下,努力将思绪转移开去。

他低下头,看着哀」公哭泣的当午依然是那麽纯洁稚嫩。虽然她记起了自己

的年龄,可是她的思维方式还是原来那个天真无知的小小女孩。

「不是年龄相差很大就不能在一起的,」伊山近告诉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

想要倾诉的冲动:「就像我,已经有一百多岁了,也从来没觉得和你不相配!」

当午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悲伤的脸,颤声道:「怎麽会?你是在安慰我的

吧?」

「是真的。」想到当年的悲惨往事,伊山近纯洁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紧紧抱

住怀中美丽萝莉,咬牙将当初的惨事一一讲了出来。

这些事情,他也只是曾对媚灵略提过一点,说出了自己与冰蟾宫的恩怨所在。

但是详细讲述还是第一次,每说到一个被仙女奸淫的细节,就会呼吸急促,痛不

欲生。

当午怔怔地听他讲述,渐渐感受到他的痛苦,抱住他默默悲泣,泪水将他的

胸前衣衫打湿。

伊山近平静地讲述着,身体渐渐冰冷。当午却紧紧抱住他,以自己的身骼温

暖着他,俏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只希望自己有能力让他的心热起

来。

等到伊山近咬牙将惨事讲完,一直讲到被赵飞凤抢劫逃走,遇到当午之後,

清丽纯洁的小女孩在他怀中已经泣不成声。

伊山近脸上也挂着两道伤心的泪水,轻声道:「现在你知道,我比你还要大

上好多岁了吧?」

当午已经扑上来抱住他的脖颈,奋力吻上他的嘴唇,沾满泪珠的柔软樱唇紧

贴在他的唇上拚命深吻,彷佛要将所有的心意都在这一吻之中表现出来一样。

这一对清纯如雪的男孩女孩不顾一切地拥抱热吻,只想与对方融为一体,心

紧紧贴在一起,再不分离。

伊山近大力吸吮着口中的丁香小舌,与这修仙多年的美丽女孩交换着口中唾

液,抱着她温软诱人的胴体,嗅到她纯美醉人的处女幽香,下体不由自主的胀大,

顶在女孩的小腹上面。

「唔……」当午含着他的舌头,微惊地瞪大美目,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

娇羞含笑,纤手悄悄伸下去捏住肉棒,轻柔地套弄起来。

经过从前在伊山近身上的练习,她的手法已经不算太生涩了,纤手伸入裤子,

含羞将肉棒扯了出来,轻柔抚弄,樱唇微启,含混不清地轻声道:「胀得难受吗?」

她湿润娇艳的红唇从伊山近的嘴上滑开去,向下轻俯娇躯,樱唇如行云流水

一般,毫无阻滞地含住了膨胀的龟头。

「啊……」伊山近仰头爽叹,只觉她的小嘴温暖湿润,轻含吮弄之意蕴有无

限情意,却是自己经历最深情的一次口交。

清丽纯洁的女孩跪伏在碧玉般的地面上,稚嫩美-丽容颜紧贴他的下体,奋

力将肉棒含到口中,极为认真地吮吸舔弄,将心中所有的情意都倾付在含吮舔弄

的动作之中。

含吮了好久,就在伊山近即将爽得爆发的时刻,她抬起头来,清澈晶莹的明

眸此时已是娇羞迷离,水汪汪地看着伊山近,柔声道:「锄禾,要了我吧!」

她清纯容颜上生起的娇羞表情,如此的妩媚性感,荡人心魄。伊山近再也忍

耐不住,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喘息着去扯她的丝绸衣衫。

当午俏脸上带着羞红,跪伏在地上服侍他脱衣,樱桃小嘴不时在他身上舔来

舔去,含吮乳头,舔弄胸部小腹,在他身体各处都留下纯洁深情的香津甜唾。

神禾散发出的光芒渐渐变得更加耀眼夺目,照耀在这一对天下绝顶的璧人身

上。

神禾前的地面,也是神级玄妙植物质地,碧绿如玉。而这一对俊美至极的男

孩女孩,就在这碧玉地面上一丝不挂地相拥亲吻,彼此间毫无阻隔。

当午那美丽诱人的稚嫩胴体呈现在他的面前,清纯小脸此刻现出成熟妩媚的

风采,轻柔蜜吻着他的面颊,雪白修长的玉腿颤抖张开,露出了娇嫩蜜穴,像在

邀请心上人的进入。

伊山近伏下身去轻吻着她的酥胸,在柔滑娇嫩小小乳房上面舔弄吮吸,努力

张大嘴将酥滑乳房含到嘴里大力吸吮,舌尖拨弄着娇嫩嫣红乳头,对这初经人事

的小女孩进行挑逗。

「锄禾……」当午仰起头,颤声娇吟,兴奋的泪水止不住地从美目中奔涌出

来,顺着眼角流淌下去。

她从小就修习仙术,常年闭关,於世事知道不多,现在更是失去记忆,心态

上就像一个小小女孩,若按她拥有记忆的时间来算,她甚至还不满一岁,肌肤娇

嫩如婴儿一般,身体发育也与小女孩没多大分别,除了更加美丽迷人之外。

乳头上传来的刺激让未经人事的女孩无法承受,娇躯剧烈颤抖着,美腿紧紧

缠住他的身体,心中的渴望让她颤抖地挺起玉臀,嫩穴轻颤磨擦着他的身体,眼

中却羞得流泪,俏脸艳若红霞。

伊山近微笑着,喜悦从心底洋溢开来,温柔舔弄吮吸坚铤而富有弹性的萝莉

椒乳,将两个美妙乳房都舔吮多遍,兴奋地在小巧玉乳上留下自己的齿痕印记,

才恋恋不舍的向下吻去。

雪白酥胸丶光滑平坦的玉腹都被他轻柔吻过,舌尖在优美肚脐中打转时,更

是让当午颤抖不能自持,娇羞流泪中隐约升起一丝笑意。

他的舌头继续向下吻去,在雪白娇嫩的大腿内侧轻吻,看着眼前光洁无毛的

粉红色嫩穴,不由得一阵眩晕。

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最娇嫩的女孩下体,由於修仙多年,她的身体被灵力淬

链,各处都变得极美,花唇也是粉嫩诱人,中间粉红色的嫩穴隐含晶莹露珠,让

他心跳加快,忍不住吻了上去。